『光凡』念

♛灵感来自…我的美术老师
♛他们配一脸这是我们所有学生公认的
♛当然坚信兄弟情。(毕竟我见过师母的…)

♛日常写渣文……】
♛最后……看文愉快??【心虚】

——————————————

  0.
  
  世界上最缺的就是时间,世界上最需要珍惜的也是时间,原本以为生活就会这样一直,却发现它不是我们能掌控的。
  
  ——很久之后,我还会想起他,会想起他的笑,他的声音。不知不觉才发现他竟留下了这么多。
  
  ——你想他吗?
  
  ——我……
  
  1.
  
  “近来过得怎么样?”
  
  肖战一身橙色的运动衣,迎着阳光,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挺好的。”
  
  郭子凡跟在他的一侧,两个人沿着小路走着,既不是假期也不是周末,白天这儿的人还不算多。
  
  兴许是太久不见,很多话竟不知从何说起。
  
  郭子凡微低着头,稍长的刘海遮挡住大半的脸庞,他都快年近30了,皮肤却好的不像话,看起来就像个20岁都不足的学生。
  
  初春,路旁的树伸开了枝干,点缀着点点嫩绿,嫩的好像一碰就碎。
  
  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两个人顺着这条路,慢慢的走着,寂静无声。周围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仿佛一个动作就能将这平静击破。
  
  “你……”
  
  “你……”
  
  郭子凡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看着肖战,发现肖战也一样,怏怏的收回目光,想掩盖眼里的伤感和惊讶。
  
  时光不等人,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么多年的默契居然还在。
  
  “你先说。”
  
  就在郭子凡思考着怎样开口时,肖战开口了,他的声音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好听。
  
  “啊?哦……”
  
  郭子凡呆滞的点点头,刚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半天才又憋出一句:
  
  “大伯过的怎么样?”
  
  一阵风吹过,讲这句话带到了肖战的耳边,风吹的发丝扫过脸庞,肖战露出一个好看的笑脸,看着天空飘过的云,仿佛想到了些美好的事。
  
  脚步没有停下来,依旧走着,一步一步撒下了时间的脚印。
  
  “他很好,”肖战说,“当了总编剧,也拿到了妗纪奖的最佳编剧,他算是没有选错道儿,倒是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躲着吗?”
  
  韩沐伯过的确实很好,前路光明,背后还有一个全能的男人支撑着,他和肖战现在过的很幸福。
  
  “我……”
  
  郭子凡知道肖战说的是什么,他除了躲,他能怎么办?
  
  “还要躲着对吗?”肖战接过他的话,认识了十几年,郭子凡在想什么他还是能猜到的,“子凡,你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停住脚步,肖战看着郭子凡,想从他脸上找出些异样的表情,郭子凡随手拽下一片小小的嫩叶,拿在手里把玩着,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好,那我问你,你想他吗?”
  
  “而且你要知道,夏之光他,过得并不好。”
  
  “你……好好想想吧。”
  
  2.
  
  夜深了,郭子凡坐在窗前,感受着清风拂面,初春的晚风带着丝丝暖意,却又凉的令人心碎。
  
  白天肖战的话还萦绕在脑海里,折磨着他的神经。
  
  “你要知道,夏之光他,过的并不好。”
  
  “你想他吗?”
  
  郭子凡撑着头,看着窗外被吹得摇摇曳曳的树枝,身上一件单薄的睡衣,也随风飘着。
  
  “我当然知道他过的不好……”
  
  “我又能怎么办?”
  
  “去找他吗?”
  
  “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去?”
  
  “我为什么要想他?”
  
  “他不值得让我这样。”
  
  郭子凡碎碎念着,有一没一的数着树枝摇晃的次数,泛起星光的眼睛还是透出了他的违心话。
  
  他总觉得有一束目光正在看着自己,烧灼着自己,揪扯着他的心,他心虚的拍了拍胸膛,好像害怕一撑不住就崩了。
  
  甩了甩撑着头的胳膊,有些微凉,也有些疼,随便拿了支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大概是走神了,猛地戳断了笔,在地上留下黑灰色的铅笔痕,郭子凡叹了口气,认命的换了纸笔,为什么这么久了,一提到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过的并不好。”
  
  郭子凡把纸团成一团,顺着开着的一道缝隙扔了出去,明明知道这是事实,为什么还是忘不了?
  
  “这都是些什么啊!”
  
  纸团里只有三个字,夏之光。
  
  耐着性子,拿过颜料直接开始了大笔涂抹,也是漫不经心的,思绪早已远去。
  
  记得那年的初夏,也是这样的日子,有两人私语,两人相依。
  
  3.
  
  “嘿,凡凡~”
  
  郭子凡拿着画纸,刚推开画室的门,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一群沙沙的铅笔与画纸摩擦的声音中格外显眼。
  
  “咋了啊?光哥?”
  
  “校长说让你去趟校长室,拿着学生核对过的资料。”夏之光正坐在焉栩嘉旁边,给他修改着画稿,修长的手拿着画笔沙沙作响。
  
  “哦。”
  
  郭子凡把画稿递给夏之光,让他帮自己收好,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打资料,准备往校长室走,校长室离画室不远,也就几十步不到的距离。大概是因为离校长室近,才把重点班给挪到这里来的。
  
  刚刚步入夏天,窗外一簇簇鲜艳的花朵,聚集在叶片下,犹如无数只蝴蝶,微微张开翅膀,停在空中,凝然不动。
  
  “这个地方,要记得加强黑白对比,加强过渡。”
  
  夏之光拿着4B的铅笔,指着画纸,细腻的线条排布在纸面上,深深浅浅,掩盖住了画上的不足。
  
  “恩……”焉栩嘉点点头,偷瞄着夏之光,又抬头看了看已经走远的郭子凡的背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夏之光把笔和画板递给焉栩嘉,拍了拍裤子上的笔屑,起身推开画室门也向校长室走去。
  
  “诶?光光还没过来?”
  
  肖战拿着最近每个班的学习汇总,和报名信息,问刚进来不久的郭子凡。
  
  郭子凡有些懵,是夏之光让他过来的,郭子凡拿着手里的核对消息,还没说话就被打断了。
  
  “我这不过来了吗……”
  
  夏之光两手空空的站在门口,看到郭子凡就往他旁边凑。趴在郭子凡耳边问:
  
  “凡凡,资料都拿了吗……”
  
  “恩。”
  
  “那就好那就好……”
  
  夏之光说着,热气呼在郭子凡的脖子上,就算已经是初夏了,天生体寒的郭子凡皮肤也泛着微凉,触碰到热气忍不住缩了一下。
  
  “咳。”肖战看不下去了,假装咳嗽了一声,哎……沐伯不在这,要不然我一定闪瞎他们的眼。
  
  问声,郭子凡抬头开了肖战一眼,又转头一把推开夏之光,把手里他负责的人的名单递了过去。
  
  “无情无义……”
  
  夏之光拿着单子嘟嘟囊囊的,凭借身高优势,站在郭子凡身后,假装肖战看不到他,假装郭子凡听不到他说话。
  
  郭子凡背过手悄悄地掐了夏之光一下,夏之光的腹肌遭受了摧残,夏之光在郭子凡还想掐第二下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
  
  肖战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给他们说着注意事项,和后续需要做的工作。
  
  夏之光认真的听着,抓着郭子凡的手却没有松开,反倒郭子凡却什么都没听进去,一心只想收回自己的手,可惜了一只手还要拿着名单。
  
  肖战合上资料,问:  “记住了吗?”
  
  夏之光点点头,拉着郭子凡就往外走,留下肖战独自在办公室凌乱。
  
  “你是不是有病啊?”
  
  郭子凡跟着夏之光回了画室,有些生气。
  
  焉栩嘉把画板立起来,悄悄地和一旁的赵磊说:“你看,我说咱的凡哥会被光哥拉回来吧……”说着还有些小得意。
  
  “是啊,凡哥还不如直接从了光哥算了。”
  
  赵磊也竖起画板,悄悄地说,如果说夏之光和郭子凡没有奸情,估计全班人都不相信。
  
  “我们要不要帮帮他们啊?”焉栩嘉小心翼翼地把画板递给赵磊,悄悄地说,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起不是,不一起对不起大众,太揪心了。外人看着都难受。
  
  赵磊接过画板,顺从的帮他画着水果,问:“怎么帮啊?”
  
  “等等我们这样…然后………”
  
  “来来来……”
  
  就在夏之光和郭子凡不注意的时候,班里已经扬起了阴谋的气息。
  
  4.
  
  如果早知道当初一切都是策划的,郭子凡绝对不会按部就班。
  
  画纸上几个浓抹的色块,还有被水晕开的淡色。
  
  郭子凡拿着笔,感觉鼻子有些凉凉的,也有些酸,他想应该是被风吹的吧,只是眼睛有些干涩。
  
  很多事不是说忘就能忘的,不是说不在意就真的能放下的。
  
  就像那个拥抱,那段情。
  
  “说放手的是他。”郭子凡蘸了点深绿色,涂抹着,声音有些闷闷的。
  
  “我为什么要去找他?”
  
  说到底,郭子凡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感情难么容易忘记,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情感折磨着,不会有那么多人殉情了。
  
  几笔一道光,几笔一朵凋零的花,在暗灰色的画面里格外显眼。
  
  “夏之光……”
  
  郭子凡小声地说着,好像害怕被别人听见一样,还是一样的画风,郭子凡再加几笔艳红,在画纸上就像一朵妖艳的花。
  
  说到底,郭子凡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感情难么容易忘记,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情感折磨着,不会有那么多人殉情了。
  
  风轻轻地吹过,在夜空里留下点点痕迹,吹动了凋零的花瓣,吹落了盛开的花。
  
  最后一笔落下,郭子凡把画竖立在窗户边,看着画中的两个相拥的背影,心被捏的生疼。
  
  “我好想你啊……”
  
  5.
  
  下课的铃声响起,焉栩嘉和赵磊竟然不是第一个跑出教室的,相反,他们俩坐在位上认真的画着画。
  
  只是……
  
  他们在认真的磨同一个罐子,磨到罐子已经反光反的锃亮了。
  
  郭子凡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机,和几个贪玩的男生一起联机打游戏,哦对,是夏之光开的热点。
  
  大概是夏之光魅力太大了,出了个门竟有好多人跟着。
  
  “磊哥磊哥,”焉栩嘉放下画板,撑着脸看着门口,说,“你看,光哥快回来了。”
  
  “恩。”赵磊也放下画板,还没等再说什么,大老远的就听见夏之光叫郭子凡。
  
  “凡凡~”
  
  “干啥啊……”郭子凡拿着手机门口走着,一路上还特别安全的绕过了画板和凳子。
  
  赵磊和焉栩嘉对视了一眼,果断的跟在郭子凡身后,一起走向人生巅峰。
  
  就在郭子凡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焉栩嘉和赵磊眼疾手快的推了他一把,配合默契的,夏之光也被推了一把。
  
  奇迹就发生了。
  
  郭子凡一头栽进了夏之光的怀里,夏之光及时的接住了他,但还是没站稳往后倒退了几步。
  
  郭子凡比夏之光矮了半头多,在夏之光怀里正合适。夏之光抱住郭子凡,揉了揉他的发顶,露出微微的笑容,此刻的他特别想揉一揉自己的肩膀,被手机砸了一下可不轻……
  
  “靠……”
  
  郭子凡拿着手机的手和胳膊搂住了夏之光的脖子,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夏之光的衣服。
  
  “又输了……”
  
  郭子凡感叹着,夏之光身上有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很好闻,很舒心的味道。
  
  “快,快拍下来。”
  
  焉栩嘉小声地和赵磊说。
  
  “你拍不就好了。”
  
  赵磊牵着焉栩嘉的手,另一只手空出来拿着手机,“咔嚓”拍了下来。
  
  “我这不是,手机内存不够了嘛……”焉栩嘉看着赵磊拍了下来,声音突然中气十足。
  
  郭子凡松开夏之光的脖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如果忽略掉全班同学们大大的微笑。
  
  夏之光也顺从的收回手,站在郭子凡一旁,看着他打游戏。
  
  焉栩嘉感慨着,光哥一看就知道,肯定喜欢他们凡哥,太明显了,太宠溺了。他们凡哥看样子也不拒绝的啊,赶紧在一起结婚吧。
  
  赵磊看着突然变脸的焉栩嘉就知道他脑子里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别乱想了,快上课了,回位吧。”
  
  “磊哥,我们是不是该准备份子钱了?”
  
  6.
  
  那时候的郭子凡才23、24岁,和夏之光一样都是刚毕业不久的人。
  
  说来,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和夏之光认识了七年了,他们是高中同学。
  
  郭子凡回过神来,歪头看了看墙上的表:01:41。
  
  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
  
  郭子凡打了个哆嗦,有些冷,突然想起从前他冷的时候,总会有人给他披上外套,抱着他,说:“这样就不冷了。”
  
  “我想他。”
  
  郭子凡想起肖战的话,他没法昧着良心说,他不想。
  
  夏之光,陪了他那么多年,早已成为了郭子凡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郭子凡钻到被窝里,不是暖暖的,而是冰冷的,被窝里早就没有了他的温度,这么久了,他还是不习惯。

  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就好了……郭子凡安慰着自己,去忽略冰凉的寂寞。
  
  0.
  
  很难得的,郭子凡请肖战吃麻辣烫。是郭子凡以前经常和夏之光来的那家店。
  
  “你说的对,”郭子凡看着黑色风衣的肖战,说道,“我……忘不了他……”
  
  肖战笑了笑,他早就猜到了,外人都看的出来,但郭子凡自己不这么觉得,所以总要有个人来点醒他。
  
  “那……可以回答我那天的问题了吗?”
  
  ——你想他吗?
  
  ——想,我想他。

——————END——————

事实证明,我还是需要多写文练笔的,
这种文风我还是驾驭不了……
我的逻辑,应该能看懂……的吧……
【哭】

评论(4)
热度(15)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