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薄荷味的棉花糖(ABO/终)

※先婚后爱,ABO
※完结篇
※谢谢观看



——————————


10.


王一博抱着肖战匆匆忙忙赶到了医院,一脚踹开急诊室的门不顾出来询问的医生,直接走向手术室,身后跟着肖战的女助理,不给而后赶来的医生一丝反应空间。



手术室的大门关闭上锁,亮起了红灯,把所有人阻隔在外,女助理迅速消毒换上衣服准备处理伤口,她本是高材生又有过临床经验,处理这种刀伤枪伤还是绰绰有余的。



”严重吗?”王一博把肖战放上去,他清楚的看到肖战胳膊上的伤口裂开了原本只带一星血色的棉布已经染成了红色,“需要我帮忙吗?”



女助理示意他安静,冷静的开口:“我知道你担心肖院长,但你现在一身尘土还沾着血,如果不想让他伤口感染就在那待着,看好门。”



“好。”



王一博退到一旁,焦虑担心之情溢于言表,他手上也满是血。他是兵受伤是是常事,可肖战不一样。他靠到墙上,使劲深呼吸一口气,心脏跳到嗓子眼了,他也算是阅历万千身经百战,时不时会有战友兄弟牺牲,看多了,也只能向他们道别愿他们安好,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现在这般令他牵肠挂肚。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女助理熟练的动作,酒精擦在伤口上,没打麻醉,肖战疼的颤抖,咬住床单,王一博也跟着抖了三抖,即使在缝疤前,打了麻醉,王一博仿佛也感受到了钻心的疼。



这些他都经历过,那种滋味没人比他更了解了。




等他回过神来,女助理已经麻利的绑好了绷带,当她换下衣服走到王一博面前,认真的拍了拍他,他才回过神来:“谢谢。”



“不客气,我去给肖院长办个住院手续,刚刚那么突然怕是吓到他们了。”



王一博坐到狭窄的手术床的边缘地带,眼中满是白色绷带,他皱了皱鼻子,以前自己也被这么缠过,仔细观察了一番,王一博吐出两个字:“真丑。”



把肖战安置好,王一博就把助理打发走了,过了几天,若干带发来信息说把对方压下去了,柳升被柳墨带走了,事情闹大了,直接上报到中央了,那几个大势人家连带着军部一起接受了中央的命令,新政会重新考虑。



X市也渐渐重归于平静。



肖战醒来时,入眼的是白色天花板,鼻腔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他试着动了动身子,剧烈的疼痛刺入骨髓,他大口大口地呼吸,开口沙哑的嗓音把他自己都吓到了。



“啊……”这种感觉就像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遭,又被强行拉了回来。



轻轻浮动的薄纱窗帘遮住炽热急躁的阳光,散布静意,宛如地上河天上丘,时光静好仿佛可以扫除一切疼痛。



王一博推门进来,便看到肖战微睁着眼眸看着天花板,他连忙将手中装着水果的塑料袋放到一旁,坐到他的身旁,语气满是激动隐约夹杂着心疼:“醒了?还疼不疼?”



“疼……”



“肖战你是不是真傻?那是真刀真枪实弹,不是小孩子的塑料玩具。”



眼前面色依旧苍白的人裂开嘴,依旧是一副笑脸,虚弱的笑:“你没受伤就行,我都说了就是疼点,没事。”



转身拿过水杯,倒满温水放上提前准备好的吸管,递到肖战嘴边,温热的水划过咽喉一股暖意冲击着微凉的身躯,也缓解了嗓子的干哑。



王一博拉过一旁的凳子,从袋子里拿出已经洗好的水果,转头问他:“现在能吃水果吗?”





“你去问医生啊。”



肖战动了动右肩膀,想慢慢的坐起来,王一博扶着他,将枕头垫到他的背后,再把床铺调高,让他不是那么难受。王一博边调边对肖战说:



“这有个现成的,我还用出去问?”



“……说的也是。”



王一博抬手揉了揉肖战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带着说不出的宠溺,嘴角上扬,一抹笑意爬上脸颊。



“还好。”



“嗯?”



肖战带着不解侧过头看着他,却被因为他的笑意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



唇上柔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脑,肖战睁大眼睛,干裂的唇瓣微微张开,任凭王一博捏起自己的下巴亲吻自己的双唇,不自觉地弯起嘴角,带着爱意收敛了眼眸。



鼻息缠绕,王一博吻着他的唇瓣,将肖战干涩的唇瓣舔到湿润,舌尖辗转留恋在他的贝齿,一切都刚刚好。将他的双眸的神色尽收眼底,沉醉其中。



这个人,他想用尽余生保护,不想再让他受伤了。



从最开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以一种非常别扭不像情侣更像兄弟的相处模式到心意相通,恍然隔世水到渠成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从前从未体会过心动的感觉,而现在心若擂鼓,喜欢的人就在对面。



军人的情感有时候不需要太多表达。



手掌摩擦着他的脖颈,顺着耳根滑下,Omega的皮肤天生细腻白皙,肖战也不例外,滑嫩的皮肤让王一博爱不释手。
                       


“可以了吧王一博?”肖战想躲过王一博逐渐下移的双手,却不小心牵动了左胳膊上缝了疤的伤口,不禁皱起眉头,“一博看在我是个伤号的份上,放过我吧。”



王一博的双手停了一会儿移动到他胸前的白色绷带上,轻轻抚摸,掌心带着怜悯在上面打转。



“以后别犯傻了。”


“战场上我比你在行。”




11.


三周后。



王一博坐在病床前,手里拿着红色的水果刀将手中的苹果削成兔子的模样,递给床上侧着身不老实的人。自己又从一旁的水果篮中拿出一串葡萄,起身准备去清洗一下。



这个果篮是前几天若干带和柳墨送来的,美名其曰特地给王夫人带的。



因为一句“王夫人”,肖战差点从床上滚下来,跳起来暴打他们一顿,这个称呼听起来一点都不美好。王一博倒是没多大反应,结果果篮拿出一个梨就开始削,没有半点怨言。



挑出大个晶莹的葡萄,放到水龙头下仔细洗干净放到早已准备好的水果盘中,端到肖战一旁的桌子上,还顺手把垃圾桶也拿了过去。



肖战吃着手中的苹果,百般无聊的看着王一博起身忙这忙那,他都能看到他额头带着细细的汗珠。



单人病房很大,空调温度很足,太阳很大,光照很足,每当阳光划过王一博的发丝,肖战总觉得内心一片宁静,宁静到窒息,窒息到柔软。



“喂,王一博。”



“嗯?”



王一博走过来,揉了把肖战的头发,肖战拍掉他的手,不满道:“怎么搞得好像你比我大一样?你还记不记得我比你大?”



“战哥。”



听到满意的答案,肖战咬了口苹果,微微起身伸手压下王一博的脖颈,仰头吻了上去,把口中的苹果传过去,不等王一博伸手压住他立马乖乖的躺回去:“奖励。”俏皮的语气拨动着王一博的心弦。



他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把口中的苹果咽下去。附身在活像得逞的狐狸的肖战耳旁,轻飘飘的来了一句:“看在你刚挑了疤的份上,放过你。”



“这么好?”肖战挑挑眉毛,“一博,明天可不可以让我出院了?无聊透了。”



“不行,再过几天。”



“……再过几天?”肖战黑着脸,满脸的不愉快,“回自家医院想住多久住多久,为什么非得来这?”



“麻烦。”



“……”



肖战无趣的瘪了瘪嘴,这医院除了王一博和偶尔来看望的若干带和柳墨根本就没有熟人,要是在自家医院他还可以和护士拉拉呱啥的,可现在……让他和王一博拉呱吗?



想想莫名的很搞笑。



逗王一博的想法涌上心头,他盘算了一下,试探性的开口:“对了,你最近是不是很闲?”



“看你天天都在医院,在医院就算了还天天拿着我的手机不让我动,我真的很闷的!”



王一博看了他一眼,无动于衷。



“要不你打个电话把柳墨叫来陪我拉拉呱也行。”



王一博依旧没有动静。



肖战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盘腿坐着,气鼓鼓的瞪着他,就差把枕头扔过去,敲一敲王一博的脑门了。



“王一博!”



“你爱不爱我!”



肖战突然冒出一句,眼神徘徊在王一博的身上,带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很明显,王一博被突如其来的话语惊到了,僵硬的转过头,半晌笑了:“肖战,你是不是伤口发炎人发烧了?”



“你……”肖战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呆的看着他,下一句话卡在嗓子里,一阵酸涩。泪腺突然发达起来,他原本就带着血丝的双眼此刻更是附上了层血色。



“竟说些大实话。”王一博贴着肖战的耳廓说出后半句话,还转头轻轻吻肖战的眼睛,把他抱在怀里。



后半句话来的太突然,肖战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看着他傻愣着的样子,王一博笑出了声:“我爱你啊。”



“非要我这么直白吗?”



肖战微微推开王一博,他刚才闻到了淡淡的棉花糖味,王一博离得有点近,直球打的他心花怒放。



“王一博,几日不见也会滑舌了。”



“为师感到很欣慰。”



空调在20℃,他却感觉身体已经达到40℃的高温,面颊染上红晕,还是强壮镇定,信口开河。



王一博也不拆穿他强行给自己带的面具,释放着信息素包裹肖战,沉吟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新政到底怎么样?”



突然扯到这个问题,肖战坐直身板,一板一眼尽显老干部风范:“尚可,如果不是新政强行规定三年内不准离婚,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看到我吗?”



“……果然。”



“我打算出院后向上级申诉,人人平等,最多加强社会治安工作就好了。”



“强行带走Alpha,隔离Beta,对他们来说伤害太大,谁都想和爱人在一起不是吗?”



王一博认真的看着他,肖战不以为然:“就像你我,虽说是父母在先,但是一旦定下来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若是已有心上人岂不是很痛苦?”



“后悔吗?”



王一博打断了肖战的话,看着他含笑如水的眼眸,里面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有什么后悔的,我的心上人现在就在我旁边,我为什么要后悔?”肖战捧起王一博的脸,亲了亲他的双唇,“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后悔?”



王一博紧紧抱住他,闻着他脖颈后腺体散发的薄荷香气,吻了吻腺体,牙齿蹭过腺体,肖战制止住他的动作,趴在他耳边,说到:



“一博,你不考虑给我一场刻骨铭心的标记吗?”



“让我完全属于你。”



一句一句蛊惑着王一博,如百蚁侵蚀神智,从一片美妙朦胧中挣扎出来,他开口道:“你才刚好……”



肖战听他的话,主动撩起王一博的上衣,手指在他精瘦有利的腹肌上游走,继续引诱道:“我是医生。”



四个字打破王一博最后的底线,棉花糖与薄荷丝丝交缠,终是再也分不开了。






【后记·三年】



时间过得很快,新政策修改案也提上了日程,肖战的提案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人人平等,自由恋爱,才是最好的答案。



王一博也成功从A+级Alpha中脱颖而出,上升为S级,坐到了军部上校的位置上,而王一博已婚这件事也成了公开的秘密。



“你们怎么来了?”王一博擦了擦汗,走到场外,“休息十分钟!解散!”



肖战一身休闲装,半躬着身子,手上牵着一个奶团子。肖战伸手把奶团子抱起来,撩了撩被汗水打湿的刘海,笑着说:“他一直嚷嚷着要看爸爸训练非得让我带他过来,我拗不过他,就把他抱来了。”




“爸比抱!”



小奶团子脸上带着笑,弯弯的眼眸八分随了肖战,王一博伸手把他抱过来,举过头顶,逗得他“咯咯咯”直笑,肖战也站在一旁笑着看着对父子欢乐。



其实这几年生活的蛮好的,王一博只要没事天天都会回家,肖战也不再一心扑在医院,都成长了,不再像年少把情爱当做笑话,而是拿出十二分的认真对待来之不易的爱情。



“柳墨呢?”



肖战看了眼训练场,没有找到那一抹熟悉的小身影,王一博不满地抱着奶团子,开口道:”这么关心他?不怕我吃醋?”



“我知道你酸,是吧王酸酸?”



“……柳墨休婚假了。”



听到这个消息,肖战愣了一下,随机笑到:“谁这么幸运娶到柳墨了?”



“若干带。”



“那柳升呢?”



“和他的Alpha生活的很好。”



“唉,”肖战叹了口气,“他们都幸福就好,真是结婚也不给我发请柬,是不是我当初吓到他了?”



“可能吧。”


“现在制度真好啊,柳墨作为一个Omega还能留在Alpha军营,真的厉害,”肖战感叹道,“早知道当初我温柔一点提溜他了。”



王一博空出一只手扳过肖战的脸对准他的薄唇落下轻轻一吻,小奶团子夹在中间“咯咯咯”的笑不停,肖战涨红了脸,不自然的推开他,装作生气的模样,不去理他。



王一博牵起肖战的手紧紧握在手心,常年拿枪的手心有一层薄茧,轻轻摩擦,温热带着悸动在手掌间辗转流转。



“这样也挺好。”



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王一博终是没有告诉肖战,柳墨的结婚请柬在他手中,而且肖战被列为特邀嘉宾。



柳墨是要感谢他打断了他的某个念头吧。



王一博笑着摇了摇头,他倾身抱着肖战,就像抱着全世界。



连奶团子都捂住眼睛,只敢透过指缝看爸比和爹地。







——————END——————




完结撒花!关于AO等级什么的就让它随风而去!

我可以安心的写日常小甜饼了!

拒绝杀青带来的丧气,我们要充满正能量!做社会主义五好百香果!



晚安!

评论(11)
热度(158)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