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薄荷味的棉花糖(ABO/下)

*先婚后爱,ABO
*抱歉,这几天玩嗨了。
*还有一章完结

  
——————————






7.



在X市的这几天,几个权势大家没有闹出什么动静,就像在守株待兔,等着王一博带人自投罗网,王一博也不着急,他知道,其实在他们进城的第一天,就已经被盯上了,不仅是那次没成功的枪击,他们每次出行,都有人监视。





X市的街头依旧人烟稀少,但绝不是空城。





王一博派人在市街头潜伏了很久,大体摸清了现状,几个大家常去的地方也有所了解,仔细算一下,若是在城中开战,百姓怕是惨了。





城中有三个主要蜗居点,分布在居民区境内,而且人鱼混杂,很难摸清楚他们的行踪。





“若干带,整队。”





“是。”





若干带连着敲了每个人的房门,最后停在王一博的门前,回头看了看王一博,王一博摇了摇头,示意他继续继续敲。





“啊,我说王一博……”肖战突然打开门,他穿着大T恤和运动裤,头发还滴着水,手里拿着毛巾,一句话没说出口,就发觉不太对,“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若干带倒是很正常,只是瞥了他一眼,便下楼了。





其他人看愣了一般像个木头定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肖战,看的他头皮发麻,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他只在医学研究报告会上体验过。





这个人是从他们领队王一博的房间出来的。





是从王队的房间出来的。





王队的房间。





跟队而来的柳墨也愣在原地,这个人和王一博真的是一对吗?





靠着走廊尽头的王一博看到他出来,匆忙走过去,开口:“怎么了?”





“没……你们这是要…干嘛?”肖战有点晕头转向的,按理说,这个点该睡觉了。





“不干什么,”王一博拿过他手中的毛巾,皱了皱眉头,“不是说过头发要擦干吗?”





“我这是没来的及擦。”





肖战低下头任王一博用毛巾揉他的头发,弯起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还带着点得意。





王一博抬头扫了其他人一眼,厉声道:“看什么看!楼下集合!”





所有人突然清醒,开始往楼下跑,一阵轰隆地声音,整个走廊只剩下王一博和肖战两个人了。





“哈哈哈行动真迅速……”





肖战尴尬地打个“哈哈”,拿回王一博手中的毛巾揉了揉头发,避开王一博的视线,往后退了一步,碰到门把手,慢慢地退回房间,想着把门关上再闷头睡一觉,这群人生龙活虎,现在应该也用不到他。





门还没等关上,肖战被一股力拽出去后背撞到墙上,疼的他咧开嘴,王一博攥着他的手摁到墙上,眼睛里带着笑意,他靠近凑到肖战的腺体处,轻笑一声呼吸打在他的敏感处。





肖战往后缩了缩脖子,贴紧墙壁想与王一博拉开距离,他闭上眼睛,藏起眼里波动的情绪。





“这下真的是薄荷味的棉花糖了。”





“……王一博,你先松开我有话好说。”





肖战皱起眉头,冰凉的头发贴在额头上,他面前是王一博,近到了一动就会亲上的地步。





“我不。”





“你是我的Omega,还不允许动了吗?”





肖战睁开眼,他是第一次听王一博用这种语气说话,像是在撒娇?还带着点任性,不过他说的有理。肖战本着鼓励的原则,挣脱开王一博的手,把他的脑袋掰过来,毫不犹豫地亲了一口。





“咳咳。”





若干带站在楼梯口,低着头咳嗽两声,耳根染上不自然的红色,这两位……惹不起惹不起。





王一博松开肖战,一脸不爽的看着若干带:“我这就去。”





肖战又擦了擦头发,问:“今晚行动?”





“需要我跟队吗?”





“不需要我就睡觉了,太困了。”





说完还配合的打了个哈欠。





“他们都在。”





“这样啊,那你快去吧,”肖战又打了个哈欠,耷拉下眼皮,轻声说,“天色不早了,多注意身后,还有他们五个医术不错,真扛不住拖回来找我。”

  




……说好的尊重职责呢?





“你担心我?”





“哈,想多了,怎么可能,我没有。”





“说谎。”





“不不不没没没,不可能,真的,你赶紧走吧。”





王一博看了他一眼,嘱咐道:“别乱跑,抽屉有备用弹夹,一共12发。”说完转身往楼梯口走,看起来就像被妻子逐出家门的丈夫一样。





在他走到拐角,即将消失在楼梯口时,身后传了轻柔地一声:







“注意安全。”







8.





肖战侧卧在床面想着窗户,床头灯十分昏暗,薄纱被晚风吹起,这里晚上非常凉快,一阵风过来,比中央空调还凉快,夜晚漆黑一片,窗外几乎看不到一丝光亮,听不到一点声音,安静的诡异。





时不时吹来一阵风,还有点慎人。





肖战翻个身,看着暗黄色的天花板,伸手摁住心脏,为什么会跳的这么剧烈?他闭上眼身边是淡淡的棉花糖的香气,他捂住脸,遮住脸上泛起的桃红,他刚刚干了些什么,亲了王一博?





扯过双人床上的枕头猛的盖到脸上,他在想什么?想王一博?肖战深吸一口气,枕头上都带着王一博的气息,是喜欢上他了吧?





肖战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都多大的人了,这么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肖战拍了拍自己脑袋,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他之前不过是觉得随手撩撩王一博逗逗他很好玩,为什么最后撩到自己心动?





“嘭——”





是石子撞击玻璃的声音。





“谁?”





肖战迅速起身,睡衣松垮的挂在身上,摸出藏着枕头下的枪,迅速走到窗边,拉开那层薄纱,入眼的是平房,他往下一看,有一个黑影,匆匆消失在拐角,肖战急忙换上衣服,刚到门口又折回来,把备用子弹藏到腰间顺手把常备的手术刀也带上,顺着那个身影跑去的方向一路狂追。





那些Omega身娇体弱的说法,对于肖战这类的经过严格训练的Omega来说,大抵是不成立的。





肖战一路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不远处的山岭上,他停下脚步,眼前的黑影闪身消失在树林中,他作为A级Omega的优势性瞬间触发,肖战不动声色的掩藏起自己的信息素,走进了树林。





这里信息素很混乱,各种气味交杂在一起, 肖战皱起眉头,仔细闻了一下试图分辨出熟悉的气味。





还好提前打过了抑制剂,不然就现在的情况过不了多久就会信息素紊乱,最后强制发情,后果不堪设想。





肖战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绕过灌木丛,树发出沙沙的声响,清冷的月光穿透叶子一丝一丝的落在草地上,偶尔会传来一阵急促的蝉鸣声,肖战握紧手中的枪,警惕着周遭的情况。





有人!





他猛的回过头,一个黑影掠过,肖战停住脚步,周围Alpha的信息素浓了起来,他警惕的巡视着,突然一个人撞到了他的后背,他下意识转身抡起拳头挥了过去,灵敏的躲过对方的一脚,猛的抓住他的领子把他甩到树干上,却发觉眼前人的身形有些眼熟。





肖战停住手,借着月光发现竟是柳墨。





“你怎么在这?”肖战松开手,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谁呢。”





柳墨揉了揉脖子,面露难色好像没有想到对方是肖战一样:“王一博让我看看周围地形。”





肖战挑了挑眉,悄悄地藏起枪,恢复了正常神色,掩盖起目光中的疑惑:“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影,窜进树林便消失了?”





“没有,”柳墨摇了摇头,“我走了有一阵了,没看到什么人。”





“战哥,你下手真狠。”柳墨岔开话题,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你是Beta,不是Omega。”肖战突然开口,在刚才的几句话中,他敏感的觉察出空气中信息素的变化,他有近距离接近柳墨,很明显,柳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进一步说,他根本感受不到信息素。





从柳墨的反应速度看来,他混在Alpha里训练已久,即便是Omega也训练出水平来了。比起肖战第一次见他时更像变了个人。





柳墨暗下眼眸,趁肖战没注意瞬间出手,闪出一道银光——是刀!





肖战微侧身刀刃划过衣角,勾出一个大口子,他转身一脚踹的柳墨后退了几步,几乎是在一瞬间,肖战随手带的手术刀已经在柳墨的脖子上留下一道红痕。肖战一手拿刀抵着他的脖子,一手把他强行压在树干上,力度不断加大,仿佛都能听到骨头“咯吱”地声响。





“你是谁?”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不带任何情绪与波动,却让眼前的人停在了原地,低下了头。





半晌,一个声音传入肖战的耳朵,说话者像是失掉所有力气,说的话都带着气音:“你发现了啊…”





“我是柳墨的弟弟,我叫柳之。”





“正如你所说,我是Beta,”柳升抬起头,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不甘与愠怒,“因为新政,我被困在这个地方,为什么Beta就要被歧视?”





“只因为是Beta吗?”



肖战抿着嘴不说话,一点点内疚泛上心头,不是他身为Omega多情,而是作为新政决定者之一,是他忽略了他们的感受,他当初投了中立票,在中间飘忽不定。





他有想到,新政限制了Alpha的权利是件好事,Omega体质大多偏弱,应当被保护,就是可怜了Beta,最普通的人,可能会失去一切。再三权衡,他更偏向于新政。





“Alpha也失去了权利。”





“我知道,因为A失去了掌控权利,我就要与爱人分离吗?”柳升带着哭腔,手中的刀掉落到地上,“我现在都不知他被带到了哪里,身处何方。”





“…我会替你们向上申诉。”肖战松开他,伸手替他擦了擦眼角的泪,“你为什么要假扮柳墨?还把我引出来?”





柳升捂着脖子,轻轻蠕动着嘴唇:“因为……”





柳升突然睁大眼睛,微俯身一打滚翻过了肖战所在位置,一支箭穿入树干。肖战猛的回头,来不及躲闪一支箭穿入他的左胳膊,血印染了白色T恤,肖战闷哼一声,闪身躲进灌木丛后,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滑下,肖战咬紧牙,柳升逃走了,他中计了。





早知道不理会他扔的石子了,等他把窗户砸破,破窗而入也不晚。





树林又恢复到平静,肖战警惕的扫了一眼,忍痛把箭拔了出来,他没带医药箱,只能扯下扯下被钩烂的的布料草草包扎一下,确认过周围没有人,肖战才起身,小心翼翼地挪动,眼前没有人不代表背后没有。





肖战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走了多久,兴许是迷路了,他有些体力不支,加上睡眠不足他现在头疼欲裂,精神状态快达到了极点。





如果再碰到偷袭,他怕是扛不过去了。





突然一阵香气穿入他的鼻腔,肖战静下了心,跟着感觉往那个方向移动,是王一博。







9.



肖战狼狈的出现在王一博面前,硬生生把这位算是身经百战的Alpha吓到了,王一博示意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他急忙跑过去把肖战搂在怀里,一眼便扫到了他左胳膊上的伤口,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





“你…受伤了?”





听到王一博的声音,肖战终于放下戒备,摊在他怀里,有个能依靠的人,感觉其实还不错。





“我让他们给你包扎一下。”





“树林有埋伏。”





肖战开口,自己去到助理旁边拿过医药箱,找到止疼药直接吞了下去。制止住王一博想给他重新包扎的手:“疼。”





棉花糖味包裹着他,王一博轻轻捏了下他的伤口:“你知道疼,还乱跑?”





肖战疼的呲牙咧嘴,也懒得反驳,突然想起来,问:“柳墨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弟弟?”





“怎么突然问这个?”王一博仔细想回想了一下,给出了肯定答案,“有,柳升,是个Beta。”





“真的啊,”肖战道,“他把我引出来,我是追出来才发现中计了。”





“柳升是新政受害者,我……”





突如其来的枪响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王一博迅速拉下肖战,蹲在一个斜坡后,藏在漆黑的草丛中。若干带带着其他人分布在这片区域的各个地方,刚刚那一枪是从东面传来的。





“戒备!”





枪声如闪电划破天际,穿透耳膜耳,击碎了寂静的空气,一声声如闷雷响彻天空,惊起了熟睡的鸟发出鸣叫。





肖战侧卧在这里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他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即便是王一博在,现在的他怕是只会拖后腿。





说不能还会直接把后腿扯烂。





真是失策失策,肖战懊悔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形势,敌在暗我亦在暗,偷袭全凭本事判断,刚刚那一枪已经暴露了其他人在东边的藏身地,柳升刚刚带人偷袭了他,保不准会有下次。





凡事总有个意外。





比如说……





右边树叶发出诡异的声响,王一博反应迅速,一枪击中右边树上准备开枪的敌人,一秒之差,那人应声倒地,从树上栽下来,肖战悄悄地竖起大拇指,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从他们这个角度,那个地方一片黑,根本看不见。





一阵清脆的声响,树叶在不停的摇动,在黑色的夜里是死亡的预兆。





“西北方向,向上约30°,快。”王一博冷静地对肖战说,声音沉稳地好像不是在打仗,更像是在训练场,只需要一半的气力,便足矣。





肖战举起不停在颤抖的右手,瞄准却时时下不去手,王一博见状,握住他的手,他知道,肖战除了因为受伤拿不稳枪以外,还有一个原因。





他是医生,救人为己任,现在却让他杀人,实在是为难他。





“别怕。”





瞄准,扣挡,射击一气呵成。





又一声枪响,肖战才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王一博,只听后者开口:“战场上,别想那么多。”





“王队,不好了,对方的人数突然增多,怕是躲不了多久了。”





柳墨匆忙地过来,脸上尽是着急地神色,玫瑰味也开始外漏,Omega一旦情绪过激,信息素便会飘散。肖战察觉到这一点,先当住他,示意他去打一针抑制剂,在医药箱的最底层。





“分成两队,若干带向西带队,你向东……”





肖战打断王一博的话:“柳墨你来陪我,王一博你去带队。”





王一博转过头一脸震惊地看着肖战,满脸都是“你在开玩笑???”





“你个队长不上场算什么,你也知道柳墨的身份,没问题的,”肖战停顿了一下,扯过王一博的耳朵,让他被迫低下头,悄悄地说出后半截话,“柳升还在。”





“听你的,我去。”





王一博弓着腰,小心谨慎地一步一步向东边挪去,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肖战才拉过柳墨,笑眯眯地对他说:“我不放心,你是打算留着还是……”





“跟着。”





肖战满意的点点头,收起枪,左胳膊用不上力,但是腿脚没事,右手拽着柳墨就往王一博走的方向跑:“这才是柳墨嘛…乖巧听话除了喜欢王一博这一点以外,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不管柳墨微红的脸,就像好姐妹一样,拉着他。





草丛在夜里张扬,急躁的动作引得丛林一阵喧嚣,西边枪声密集起来,肖战加快脚步,每走近几步打斗声就清楚几分。





“战哥,别再过去了。”





“诶?谁说后勤不能打仗的?我有那么弱吗?”肖战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过去会打乱王一博他们的节奏,本身他也没想出任务,结果还莫名的差点被打残了。





一点都不划算。





可是……





肖战突然甩开柳墨向王一博跑过去,从背后结实的抱住他。





王一博睁大眼,下意识出拳,却感到肩头湿了一块,他侧头发现是肖战,入鼻的是浓郁的血腥味,肖战松开了手,虚脱的趴到地上,嘴角的血迹混满脏土,后背被匕首捅了一刀,伤口的血不受控制的涓涓外流,王一博睁大了眼睛,一枪毙了那拿着匕首又刺过来的人。





是前几天偷袭未遂的那个。





王一博轻轻抱起肖战,仔细看了眼那令人发指的伤口,还好,没有伤到要害。





“你t是傻吗!”王一博怒吼道,“你过来瞎凑什么热闹!”





“没事,我命大,分你一半。”











——————TBC——————



日常瞎糊



  

评论(10)
热度(181)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