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薄荷味的棉花糖(ABO/中)

※先婚后爱,ABO
※大概会分成四篇
※下次更新目测在dd生日那天


————————





5.


天下雨了,细密至柔的雨丝织成朦胧烟雾,肖战站在楼前的屋檐下,揉了揉眼睛,眼角通红,他刚刚给患者做完手术,视线已经模糊到看不清五指。



他眼睛向来不好,每次主刀做完手术就像失明了一样。


他扬起头,看了看阴暗的天空,又看了看花丛,所有色彩融合在一起,刺激着视网膜,他使劲眨眨眼睛也不见好转,肖战捂住眼睛,想着眼药水有没有带。曾经他的一个Beta朋友告诉他,如果不注意可能真的就瞎了。


肖战不在意,想着瞎了就瞎了,大不了工作辞了,也有补偿金,这就是甘愿为人民奉献的精神。


他当时还被自己感动到了,现在想想当时太单纯,也太蠢。


手机在震动上,肖战接起手机,隐约看出是来电,摸索着接通,举到耳侧,声音尽显疲惫。


“喂?”


“肖战,是我。”


“嗯。”


“今天做手术了?”


“嗯。”


“眼药水在床头柜的第三层,”电话那头的人开口,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温柔,“多休息,别画画玩手机了。”


“嗯。”


“就这样,挂了。”


肖战在玄关处换下鞋,听着那端的人急急忙忙挂掉电话,也懒得多管,摸索着翻找出眼药水滴到眼睛里,疼痛的感觉传入脑神经刺激着大脑。


王一博准备的什么眼药水,疼死了。


肖战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打滚,对刚刚王一博打来电话心生的暖意不复存在,听说良药苦口,但没听说过良药眼疼。他皱着眉头,等着不是那么疼了,他试着眨了眨眼,视线清晰了很多,疼是疼,还挺管用。


还好,是良药。


肖战眯了眯眼,疲倦带着困意袭来,眼睛还带留酥麻感,更像是催眠剂,他扯了扯衣领,本就宽大的衣服更是下滑到肩膀,思绪越飘越远,手机掉落在一旁,他昏沉的睡过去,也没听到钥匙插进锁孔的声响。


王一博推开卧室门,看到肖战衣衫不整迷糊在床上,伸手把肖战的手机放到床头柜上,把未盖盖子的眼药水收好放到床头柜里,把他轻轻抱起来放到枕头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八几的大高个抱起来却很轻,也没有赘肉。


他深吸一口气,满鼻腔都是薄荷清凉的味道,渗入心脏脾肺,他压住内心的邪火,控制住即将泛滥的信息素,不去打扰肖战。


是中毒了吧。


王一博第一次这么庆幸,没有反对妈妈的意见。


他翻出衣服,去浴室冲个澡,想着出来再给肖战做点吃的,他记着上次跟着肖战回家的时候,肖战说喜欢吃火锅,之前肖妈妈拿来的菜还有,从军部回来的路上买了其他配料,肉片刚也才放到厨房了,


……


肖战感觉自己掉进了棉花糖堆里,软软的,甜甜的,被香气包围着,浓郁的味道闷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睁开眼,转头就看到王一博靠在床头上,手里拿着本书。


装什么文艺。肖战翻了个身,哈欠连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睡醒了?”王一博答非所问,合上书,起来坐在床沿上,“吃饭吧。”


“……王一博。”


“你先收一收信息素,一切好说。”


肖战吸了吸鼻子,满鼻腔的棉花糖味,难怪他感觉自己掉进了棉花糖堆,是很好闻,肖战本身嗜甜,但是小时候吃糖太多导致牙疼,拔牙的痛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之后他就很少吃糖了,这么浓郁的糖味,让他回忆起了曾经的医生手拿一颗带血的小乳牙脸上带着笑的模样。



王一博假装咳嗽了几声,听话的收起自己的信息素:“我看你挺喜欢的。”


“可我不想重蹈上次回家的覆辙。”肖战看着他如实说到。


王一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那晚上是他不对,薄荷味棉花糖太诱人,这真不能怪他。


想起肖战趴在他怀里温顺的模样,棉花糖味又浓了。


“打住,王一博,你今天回来除了吃饭还想干嘛?”


“最近在军部,今天提前收拾。”


肖战理了理衣服,试探地开口:“要出任务?很棘手?”


“……”


“算了,军部的事,不说也罢。”


“不棘手,听说军部医院也派了随行Omega。”


肖战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即弯起眼眸,笑了:“不清楚,他们办事又不通知我,我一个名义上的院长,顶多管管院里,其他也管不着。”


“不是大事,平息X市内乱。”


“这次行动禁止已婚Omega参加。”王一博扫了肖战一眼,补了几句,“军部有明确规定。”


肖战觉得如果再说下去自己呼吸都要停滞了,起身率先开门,转移话题:“这么晚了吃……”


“天哪!火锅?!”


肖战站在客厅,看着一桌子的肉菜,说不出话来。


“底料是重庆火锅,配料是我自己调的,你看看合不合口味。”王一博站在他身后,有点不好意思。








“王甜甜,真的是王甜甜了!”


“哇,王甜甜你怎么这么心灵手巧?”


“王甜甜!”


“……”


王一博忍不住将一筷子沾了料的熟肉塞到肖战嘴里,耳根泛红:“火锅不能堵住你的嘴吗?”


肖战嚼着嘴里的肉,笑着翻了个白眼:“王咸咸,没有金针菇了。”



6.


近日X市发生叛乱,据说是因为新政颁布而引起的,Alpha失去主动权,Omega被加强保护,就连Beta也要被隔离开来。


社会上层有名有地位的Alpha大多黑白通吃,明面上与新政迎合背地里联系各大帮派,势力不容小视,加上被限制自由的Beta加入,更是壮大了力量。


前一阵警察局局长被人暗里枪杀死于家中,一时间警局无人领头,更是乱成一锅粥,不然军部也不会接收这不归属军部的事,而派分队前去,说是稳定民心,可眼明的都能看出来,这是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军部从医院调遣未婚Omega跟从部队行动,也是受迫于新政,已婚Omega是笼中之鸟,未婚则如瓮中之鳖。


王一博一身私服腰间别着把枪,带着分队沿途来到X市,为了方便期间,军车换成了便车,一路倒也通常。


进了城王一博才发现,事情比想象中的严重,很多商店都已经关门暂停营业了,市中心的街头也没有几个人,活像一座空城。


“王队,现在去哪?”


“警局。”


王一博看着窗外寥寥无几的人见了车就像见了鬼一样,看来被吓的不浅,他这次总共带了不到十五人,加上随行的Omega医生,也不过二十人。


这事情本身不归军部,王一博想着,如果能让警局自行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王队,警局……”


“怎么了?”


“前天被炸了。”


王一博猛的回过头,看着驾驶座上开车的伙计,这个人和他关系还不错,叫若干带,看他认真的样子也不像说谎,这个警局就这不堪一击吗?最基本的防御能力都没有就这么……被炸了?


新政就这么害人吗?王一博想了想其实还好,如果没有新政,怕是肖战现在就和他离婚了。


肖战?荒唐。


“先找个地方休息。”


“再速战速决。”


若干带点点头,调头开向一个偏僻的旅馆,隐藏在X市的贫民窟里,不容易暴露,并且这里是新政颁布后,受害最严重的地区,政府要求他们搬迁,而搬迁费不抵他们在外辛苦打工一月所得的钱,更别说去另寻住处。


残破的墙壁上画满了大大的“拆”字,鲜红刺眼,这里的Alpha和Omega基本都被带离了,只剩下Beta被困在这里,不得踏出一步。


“王队,听说你……有对象了?”


王一博面不改色目视前方,若干带的话他听到了:“谁说的?”


“柳墨。”


“那个Omega?”


“……嗯,王队怎么知道他是Omega?”若干带猛的刹车,把车靠边停到一旁,“到了,王队。”


“我是有对象。”王一博突然开口,看了眼后视镜,总觉得怪怪的


“……所以他说的那个医生真的是你对象?”


“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通知所有随队医生,”王一博突然想起什么,对若干带说,“下午三点,到楼下大厅集合,一个都不能少。”


“是。”




下午三点。


“奇怪。”


王一博看着站在大厅的五个人,环视一圈没有看到想看的人,他在车上明明看到了肖战,可现在站在这里五个医生一个都不少,确实没有肖战的影子。


“是我多想了?”王一博低下头,摆摆手让他们都散了,自己若有所思的往房间走。


“王一博小心!”


路过拐角,突然一声,一个黑影从一旁冲了过来,把王一博扑倒在一旁,角落里的人一枪打中了王一博刚在那个位置的柱子。


王一博迅速起身,从腰间掏出枪,下意识把扑过来的人护在身后,也来不及问他怎么从那突然冒出来,向着黑衣人的方向连开三枪,枪上按了消音器,也不会引来过多注意。


肖战蹲在王一博身后,他身手虽然不差,但是不抵王一博,况且他没有配枪,仔细想想好像还是躲着比较安全。


“你怎么在这?”王一博拎起肖战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带着怒火,早知道肖战不会这么老实,他刚才居然还真的信了肖战没来。


肖战眨眨眼睛,一脸无辜:“你不应该先去看看那个人有没有打死吗?”


对视了一会儿,王一博拖着肖战往那个角落走,蹲下查看,地上有一滩.血,一旁还有几个带着血.的脚印,血.迹蹭到了窗边,王一博站在窗户边看了看,淡淡地开口:“跑了。”


窗外是一片空地,这里背阳,除了一些苔藓,一些杂草没有别的植物了。肖战也往外看了看,血拖拉了一地,直到消失在左拐角处。



“坚强。”肖战砸吧砸吧嘴,给予了评价,“刚刚我看了一下,这多半是个Beta。”



“诶诶,王一博你别扛我啊!我自己能走!我自己能走!!!”


“闭嘴。”


肖战趴在王一博身上,肚子被他的肩膀硌得有点疼,他委屈的闭上嘴,他明明救了王一博,不过听王一博的语气,好像真的生气了。


“你怎么跟来了?”


王一博把肖战抗到房间里,把他扔到床上,语气不佳,带着隐忍的怒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气。


肖战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说:“你们军部司令特调我跟队,你能怪我啊?我总不能违令吧。”


“我之前和你说过,已婚Omega禁止参与此次行动。”


“我知道,但是没人知道我结婚了啊,”肖战无所谓的耸耸肩,“除了你和我,哪有人知道咱俩是夫夫啊,没人知道。”



“而且你们司令就是看准了我没对象才特调我过来的。”


“……”


“军部派了五名随行医生,去掉你,为什么还有五个?”


“那是我助理,就是刚刚从左数第二个,人长得漂亮,动手能力也强,脑子也好使,就带她出来练练。”肖战笑吟吟地,忽略掉王一博黑下来的脸,继续说自己的,“今天你说集合我就让她去了。”


“哦?那请问她住在哪?”


“我房间啊,有问题吗?”


“没问题。”王一博盯着肖战,最后叹了口气,“往后几天你住这,别乱跑。”


“我是带队医生的头子,你不让我跟着怎么行?这让我怎么放心?我也是带着责任的好吧?”


“互相尊重职责不过分吧。”


王一博了然的点点头,转身从一个外套里掏出一把枪,扔给肖战:“六发子弹,防身用。”


“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你不能少说几句?”


王一博突然扑上来把肖战压到身下,把肖战的双.腿夹.到中间,一只手摁住他,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肖战不解的眨眨眼睛,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窗外有人。”


肖战听着他的话,抬眼看了看窗外,哪有什么人?王一博趁他不注意的时间,低头凑到他脖.颈后的腺体处,轻轻吻了一下,含.住颈后的那块软.肉轻轻吮.吸着,肖战一下愣在床上,耳.根.到脸.颊爬上一层淡粉,一时间任他玩弄。


牙齿轻轻蹭过腺体上,王一博能感受到薄荷味划过喉咙,屋里棉花糖和薄荷的香气,王一博松开捂着肖战的手,向下一用力扯..烂了他的衬衣,手指在肖战白皙的皮.肤上打转,他的指腹一层薄.茧,肖战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快失控了。肖战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想推开王一博,怎料王一博咬破了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倾注了进去。


肖战一时间说不出话,任他摆弄,直到腺.体变得红肿,直到肖战身上带着棉花糖的香气,王一博才起身。


“王一博!”肖战满脸通红,一手捂.着脖.颈后红肿异常的腺体,一手扔了个枕头砸到王一博身上,“你是狗吗?说标记就标记?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思?”


“临时标记,在场的都是Alpha我怕他们忍不住。”





“又不是人人都是狗。”肖战不满地反驳道。




“放心,你不同意我不会完全标记你,这个临时标记能保证你安全。”





肖战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不过,王咸咸,你是不是吃醋了?”





“没有。”



“哟,我是不是该叫你王酸酸了?”





“闭嘴。”







——————TBC——————


※坚强,不用链接。

评论(19)
热度(246)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