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薄荷味的棉花糖(ABO/上)

※200fo福利①
※先婚后爱,ABO
※ABO作为为了满足人类肉。欲而出现的东西,车会有
※带有部分军旅性质,淡化了O对A的依赖性
※不要被标题蒙蔽了双眼


——————————



0.


“儿子,妈给你物色了个对象,”肖战的妈妈热心的拉过刚回家的肖战,脸上乐呵呵的,“你给看看满不满意。”


肖战不着痕迹的推开肖妈妈的手,勉强地笑了笑,这是他妈给他找的第……数不清个对象了,自从他16岁准时分化成Omega开始,到现在也有十二年了,他到了二十五岁还没给肖妈妈带回个对象来,他妈妈就开始天天着急着给他找了,这次好,找了个年轻的。


“妈,真不用你麻烦……”


“顺其自然不好吗……”


肖妈妈拍了他一把,正色道:“你都28了,得赶紧寻个好人家,不然以后都没人要了。”


“诶,我说你也是,长得好看,脾气也好,就是不见你给妈带回个对象来,咱要求不高,B级Alpha妈也愿意。”


“不是,妈,我……”


“你先别说,这个小伙子妈很喜欢,你看看,才22岁,已经是A+级的了,长得也端正,我问过了,王阿姨也挺喜欢你,你若是没什么意见这事就定了。”


“妈,你不是来问我意见的吗……我说了不同意啊……”肖战无奈地说,就算给他找对象也不能……找个小这么多的小男生啊……


这到底是给他找对象还是找儿子啊?


“妈有说问你意见吗?”肖妈妈乐呵呵的,弯起的眼眸和肖战八分相似,“就这样,我这就去和王阿姨说说。”


肖妈妈走之前,还贴心的把照片和资料放下了,说:“这孩子叫王一博,Alpha军部的。”



1.


肖战今天被妈妈赶着出来,带着行李,还有单独的一个包里面放着抑制剂藏在行李的最下面。


政府最新出台的政策,旧版抑制剂已经被列为了禁药,它本身对Omega身体的损害非常大,对于未婚Omega,这种抑制剂已经被Inhibitor新型药剂代替了。新型Inhibitor,价格比起旧版便宜,但是药效非常差。


肖战为了保险期间,还是选择了禁药,他是去和一个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素不相识的Alpha同居,干柴烈火就不好了。


他不知道他妈妈和王阿姨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搬到王一博家的第二天,肖战站在结婚登记处的门口,看着手中的Alpha和Omega结婚认证,再看了一眼身边带着军帽穿着军装,肩膀上还有Alpha军部军徽的男人,直接没法容忍。


没有人告诉他第二天是来扯证的。



“那什么…从今天开始咱俩就…就……”肖战磕磕绊绊地说,最后几个字就是说不出来,太羞耻了,他抿着嘴,刚想换个词,只见那人点了点头,收好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走了。


“我最近住在军部,家里你看着办。”


那人上车前留给肖战这么一句话,肖战一句“我住医院还不用你操心”没说出口,男人已经开车离开了。


“去你的王一博,A+等了不起吗?”


“呵,如果当年不是为了救人,我现在怕是个S等的Omega了。”


当初他作为Alpha等级考核战的首席医生,考核结束的最后时刻他救下一个在考核场奄奄一息的Alpha,做好重重防护,一直照看他到清醒才离开,可这时候他已经错过了OmegaA-S等级考了。


Omega考核一般是在Alpha考核一周后,也不像Alpha考核一样那么……血腥。


等级考核有严格规定,第一关过不了最高只能卡在C级,他错过等级考不觉得遗憾,为人医师重在仁,救人为己任。肖战那时已经是A级顶尖的人物了,S级的Omega和Alpha寥寥无几,只有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机会能通过考核。




肖战站在原地,秉着作为医生兼院长的良好美德,把东西放到公文包里,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了,即使两个人的职业越看越不安全。


就……凑合着,过吧。


新政策还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也是所有父母都默认的,关于AO离婚的问题,政策的意思是为了社会和平减少离婚次数,说白了AO只要扯了证,最起码得过个三年五载。


肖战慢悠悠地往医院走,军部医院距离结婚登记处不过十分多钟的路程,而去军部却得开半小时的车。


其实,结了婚和没结差不多,肖战想着,不过是多了张证明。仔细算起来今天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昨天虽然搬到了王一博家,但他没回来。


王一博家里干干净净这让作为医生又没有洁癖的肖战感到很不舒服。


他想,这几天军部出任务,王一博作为新一届A+级Alpha,最近任务肯定很繁重,想通后肖战随手便把外套扔到了沙发上,等他回来前再收拾吧。


2.


“你怎么来了?”


王一博从训练场出来,脸上还带着油彩,汗顺着脸颊滑下来,即使每天高强度训练天天在太阳下晒着,王一博的皮肤依旧奶白,在军绿色的背心映衬下,有些格格不入,非常好认。


肖战一手提着保温桶,一手遮着太阳,站在训练场外皱着眉头说:“妈让我给你送点吃的。”


“说是煲了汤,都不给我喝,让我先给你带来。”


就在一个小时前。


肖战躺在沙发上,手里翻看着病人资料,今天他难得休息一次,空调开到26℃,窗帘隔开外界的暖阳,好不惬意。


数数日子,王一博在军部训练了两个月,肖战在医院工作了一个月,后一个月因为发℃情期,被迫搬了回来,还好他手中是旧版抑制剂,不然就会惹麻烦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肖战接起电话,边听自己妈妈叨叨叨的声音,边翻着病例。


“战啊,你现在在一博家?”


“嗯,在家。”


“你下来帮帮忙,东西太多妈拿不了了。”


“哦。”


肖战挂了电话匆匆收拾了下客厅,顺手拎上垃圾袋,穿着拖鞋便往楼下走。


王一博家在五楼,不带电梯的那种,是六楼封顶。


扔了垃圾,就看到自己的妈妈站在楼侧,身旁是一堆东西,帮肖妈妈把东西提上来,肖战还没等躺下休息继续自己的快乐时光,便被妈妈推到房间,催促着他换衣服。


“妈,我又不出门……”


“怎么不出门?妈给一博煲了汤,军部最近出任务多,你给他送过去。”


“不去。”


肖战转身躺倒床上,刚闭上眼,肖妈妈就从衣柜扒拉出一套衣服扔到肖战身上,插着腰站在一旁,说:“我都提前装好了,就放在茶几上,赶紧送过去。”


“……”肖战抱着衣服,眨眨眼,“我可以自己喝吗?”


“你的在厨房,等等自己热。”


还没过几分钟,肖战便被妈妈赶出来了,带着怨气把保温桶放到车上,上车就走,留个肖妈妈一个欣慰的背影。


“……你…”王一博看着眼前皱着眉头的人,擦了擦汗,“算了,等着吧。”


“王一博!”


“到。”王一博应了一声,匆匆转头对肖战说,“你先去105,我去找你。”


肖战点点头,转身往楼里走,嘴里还小声嘀咕着:“还算有点良心。”


军部在郊区,为了平时训练方便完全对外封锁,肖战是凭着军部医生的身份才进来的,一路上有很多人在训练,有等级不一的Alpha也有Beta,还有……肖战突然停在操场边上,他感受到了Omega的气息,军部向来不收Omega,就连Beta都很少。


他看到了一个男生,蜷缩在操场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他是Omega,一个临近发℃情期的Omega!


肖战意识到这一点,瞧瞧其他人还都在训练,他溜进去,拍了拍那个男生,男生一个激灵,下意识起身准备开战,却因为临近发℃情期脚步不稳险些摔倒,肖战拉了他一把,才不至于很难堪。


“你是Omega?”


“怎么混进军部的?”


“带抑制剂了没?”


男孩抓住肖战的手,摇了摇头,轻轻地开口:“抑制剂上一次都用完了…而且旧版抑制剂……”


“你先跟我来。”


“不行,训练还没结束……”


“我是医生,我去和你们长官说。”肖战拽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我先给你打抑制剂,明天再训练。”


“你是……”男孩好奇的问。


“我也是Omega,不用担心。”


“跟我走。”


3.


王一博一边擦着汗,一边往105走,越走却觉得越不对劲,他也感受到了Omega的气息,A等以上的AO对信息素十分敏感,这个味道不是肖战的。在结婚登记信息素采集时,他记着肖战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很清凉的味道。


而现在一股玫瑰味传来,王一博捂住鼻子隔开这略有刺鼻的香气,虽然他和肖战是父母牵线,但毕竟是扯了证的人,他可是有对象的人。


王一博冷着脸站在105门前,那味道就是从这传来的。


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掩盖起自己的信息素,打开门,便看到一个男生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吃着东西,面前的保温桶是肖战带来的那一个。


“一博哥?!”男生看到他眼里满是惊喜夹杂着惊讶,“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的房间。”


王一博捂住口鼻,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第一个被闷死的Alpha。




男生面带羞涩,丝毫没有在训练场上的勇猛,站起身走到王一博面前扯住他用来捂住鼻子的毛巾,开口:“我的味道那么难闻吗?”


王一博侧身躲过他,他不记得他认识这个人,还有为什么会有Omega?还穿着训练服?


男生看着王一博躲过他往里走,也跟过去,环住他的腰,开始发挥起Omega的本性。




“一博哥帮帮我吧……”


“滚。”


“不要。”


男生的脑袋搁在王一博的肩膀上,王一博觉得自己真的要憋死了屏住呼吸,想着一点都不如肖战身上的味道好闻。


“我说……”


“诶?你个兔崽子干什么!赶紧给我放开!”


王一博一句话没说完,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肖战从里屋出来,身着白大褂,手上还带着水。


男生懵了一下,抬起头看向肖战,眼中带着不解。


“我好心把你带回来给你注射了抑制剂,还让你吃了爱心小便当,你就这样对我?”


“还能不能当朋友了?”


“怎么啦?”男生开口,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肖战两步并做一步走,领着男生的领子把他从王一博身上拎了下来,装作愠怒的样子瞪着他:“什么怎么了?,我男人抱着手感很好是不是?”


这下轮到王一博蒙蔽了。


“一博哥…和你……你们……”


肖战一句话把男生吓到结巴了。肖战没什么多余反应,挑挑眉看了眼王一博,从一旁他的随身物品又拿出一只抑制剂给男生注射上屋里的香气才散去了些。


“不然我一个O跑来A的房间找死吗?”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你先回去吧,给你一只预备着,用完了再来找我。”肖战把针管带着药塞到男生手里,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扔到了门外,“别被发现了,我已经和你们军官打过招呼了,说你需要休息,明天参加训练。”


说完就关了门。


动作非常流畅,不带卡壳。


肖战转头对着依旧捂着鼻子的王一博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那啥……抱歉啊,可能需要通一阵风了……”


“等等回家吧,给你带着煲汤可能…嗯……”


“嗯。”


“肖战,你释放点信息素吧。”


“嗯?为什么?AO授受不亲啊!”


“空气清新剂。”


王一博边说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流进来,他的屋子刚好能看到落日全景,青紫带着暖色的微光衬着一轮红日,训练场地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几只军犬在训练场趴着。


“去你的,你还王甜甜呢。”



“你想吃薄荷味的棉花糖?”



4.


王一博寥寥草草收拾着东西,装到黑色双肩包里,上面还画着一个白色的米老鼠,肖战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伸了个懒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留着几丝藏蓝色的云在天际缠绵。


肖战看着眼前人的书包,“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喂,一博弟弟你多大啦?”王一博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继续收拾他的东西,其实也没多少,他在家里也住不了多久。


“好好好,我不笑了……”肖战弯起眼眸,翘起嘴角,一点也没有快30了的感觉,“王一博,你不会还在生气吧?”


王一博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直视他含笑如水的眼眸,过了几秒钟又重新低下头,耳尖带着点微红。


“呦,真的生气啊?”


“下次不会了,我发誓。”


肖战右手举在耳侧,认真的开口,还把自己逗笑了。


“还有下次?”


“没了没了,不敢了不敢了。”


王一博把包扔到肖战身旁:“拿着。”


“诶,你不能这么欺负人,让我一个Omega帮你一个Alpha拿东西?”肖战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摆正直视自己Omega的身份,比如说现在,再比如说刚才。


“我换衣服。”王一博边说边脱下上衣,白皙的皮肤暴露在肖战的视线里,流畅的线条匀称的肌肉,王一博解开腰带,空气中散布着一丝棉花糖的甜味,肖战连忙捂住眼睛扭过头回避,这画面太刺激了。


肖战拿起书包,支支吾吾地开口:


“不早说,我去停车场等你,屋里太闷了。”


“给你车钥匙,去我车那等。”


他接过钥匙,转头留给王一博一个仓皇而逃的背影,王一博勾了下嘴角,原来肖战这么容易害羞啊,他看到肖战的耳尖带着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根。


他换上便服,到厕所打开了水龙头,冰凉的水划过指缝,照着镜子仔细的洗去脸上绿褐色的油彩,擦脸的功夫,他看到柜子上有一瓶清新剂,薄荷味的,王一博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过来,里里外外喷了满屋,直到玫瑰味彻底消失。


王一博本身偏好薄荷味,碰巧自己的对象是薄荷味,就算命中注定也不能这么巧吧。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淡月隐匿在天间,Alpha陆陆续续地走向训练场开始夜间训练,他们已经习惯了一天天持续高强度的练习,晚上也都充满力量,像野狼,夜晚对着月亮嗷叫。


“王甜甜?你终于下来了。”肖战坐在副驾驶上,怀里抱着王一博的带着白色米老鼠的黑色书包,虽然语气尽显责备他人却一直笑盈盈的,“这么磨叽可不行。”


王一博嘴角抽了一下,这是什么称呼。


“王甜甜?”


“棉花糖很甜,不叫你王甜甜叫你什么?王咸咸?”


“好歹都是扯过证的,最起码也算是纸片夫夫,你总不能让我天天喊你一博弟弟吧?”


“搞得我们像兄弟一样,虽然我确实大了很多,但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爸爸。”


王一博哭笑不得地转头,兄弟和爸有什么关系?不应该喊儿子吗?


他向肖战那边凑过去,一股淡淡薄荷味,鼻尖蹭着肖战的脸颊,温热带有棉花糖香气的气息打在他的脸上,肖战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包,薄荷味瞬间浓了起来。


“别紧张,我又不干什么。”


王一博轻笑一声,拉过安全带给肖战系上,肖战看着少年棱角分明的侧颜,喉咙动了动,吐出一句话:“那啥…我们不熟。”


“回家再说。”





“慢慢了解。”








————————TBC———————



※我觉得这篇和小可爱当初点梗的想法不太一样,我想了很久定了这条路子,也是举步维艰了。

※大背景我就不说了

※早点睡,别熬夜,晚安

评论(33)
热度(381)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