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茶饭

※一发完,文题不对,HE
※港真,醉酒这个东西我能写一百万遍,gg醉完dd醉的那种
※明天或者后天完结《一夜之间》
※谢谢观看
  
※私心带光凡,同龄人的世界。
※假设大家都是好兄der
  
  
  
————————————

  
  

1.

“一博,这样有什么意义。——From:肖战”

  
  

收到短信时,王一博正在酒吧里和朋友喝酒,一杯又一杯,欢呼起哄的声音震耳欲聋,他被强行灌了杯酒,他勉强分出点精神拿起被遗忘在沙发角落的手机,明晃晃的手机屏幕刺激着他的视线,迷迷糊糊的认出了肖战的名字,其他的字迹却模糊的看不清,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皱着眉头又把手机扔了回去。
  
  

  
  

“一博哥,怎么了?”
  
  
  
  

夏之光注意到王一博情绪的变动,好心抽出空来问了句,还顺手把拍桌子站起来扬言搞事脸上带着微红的郭子凡抱住揽到自己怀里,夺过郭子凡手中的酒杯,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发旋。
  
  
  
  

王一博幽怨的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可咬住下唇的嘴和紧皱的眉头出卖了他,身边气压骤然低了下来,连带着刚才火热的气氛都消失了,在坐的人也没了声音。

  
  
  
  
包间冷到了极点。
  
  
  
  
  

“来啊,继续,喝!”王一博突然站起身喊了声,不知是发泄还是受了刺激,拿起一旁还剩半瓶的威士忌仰头灌下,酒精麻痹着感官,王一博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连带着心脏,胸口大幅度起伏着。他最近看到肖战二字就莫名的很烦躁,当初的那种悸动早已不复存在了。
  
  
  
  

包厢里没有人敢动,都愣在原地,还好郭子凡反应快,从夏之光怀里窜出来夺过王一博手里的酒瓶,扔到一旁,酒瓶碎裂,玻璃溅的到处都是,所剩无几的酒水也散到地上,王一博站在原地看着他,眼前蒙着层雾气,怕是酒精上头了。
  
  
  
  

“一博,你犯什么病?逞什么能?”郭子凡敲了敲王一博的脑壳,语气里带着莫名的火气,大家聚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第一次见王一博这样,“大家都是爷们你想干什么直接把话说清楚不就行了?”

  
  
  
  
  

“子凡,算了。”夏之光拦住郭子凡,“我看今天到这算了,大家都散了吧,咱改天继续。”

  
  
  
  
  

包间里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有的还声声讨论着,小心翼翼看一眼王一博又被他吓回去,只得快步离开。

  
  
  
  
  

王一博泄了气,瘫倒在沙发上,微长的头发遮住了迷茫的眼睛,他摸索着,重新把手机握到手心。

  
  
  
  
  
“凡凡,把一博送回去?”

  
  
  
  
  
郭子凡点点头,脸上的桃色也消退了不少:“真想把他扔这自生自灭。”
  
  
  
  
  

把王一博强行架起来,夏之光把多余的重力压在自己身上,让郭子凡轻一点,就那么磕磕绊绊一步深一步浅的往外走,还不忘在桌子上压下钱,又给周艺轩搞了破坏,还是得赔的。
  
  
  
  
  

肖战接到郭子凡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阳台上吹风手里还捧着一杯散发热气的美式,他们家在楼顶,这一片空气好,肖战喜欢每天晚上站在阳台上欣赏城市夜景,俯视这个城市,灯火通明,街市繁华,白天同流合污穿梭其中,晚上则置身局外,坐观全局。

  
  
  
  
他听到王一博又去喝酒,这次还喝了烈酒,他只是摇了摇头,喝了口温热的咖啡,转身回屋拿上外套便出门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小男朋友比他小了3岁,心智本身就是孩子。

  
  
  
  
  
肖战时常会想,若当年心没有一横,他们现在可能会是朋友或者陌路人?不用再做这些无用功的纠缠。

  
  
  
  
  
也是可笑。
  
  
  
  

2.
  
  
  

刚见到王一博那会儿,肖战才22岁,正是身处大学年华正好的岁月。
  
  
  
  
  

肖战作为学长,依旧是像往年一样,到了开学季,早几天去学校给新生引路,他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桃花眼含水深情,一贯的运动装,总是能吸引不少目光,也总是有一堆学妹等着他来给她们引路。

  
  
  
  
  

可这次,肖战只是冲他们笑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皮肤很白的男生正站在一堆行李里面,低着头看着手机,像是在给什么人发消息,末了把行李一个一个摞起来,两只手并用拖着走,肩上还背着一个卡其色书包。

  
  
  
  
  

肖战是看不下去了才抽身去帮他。

  
  
  
  
  

“你好,”肖战边说顺带从他手里拿过一个行李箱,“你是哪个学院的?”

  
  
  
  
  
  
“音乐学院。”
  
  
  
  
  

“音乐学院……”肖战想了想,带着他往里走,“我是美术系的,音乐学院离美院挺近。”

  
  
  
  
  
  

王一博拖着行李跟在肖战身后,踩在他的影子上,一步一步玩的不亦乐乎,他话少,人比较慢热,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和这位热心学长说什么,只能闭嘴一声不吭。

  
  
  
  
  
  

艺术校区单独集中在一起,途中走过几条曲折小路,上面铺了层彩色鹅卵石,在阳光的散射下异常好看。艺术校区别具特色,有古式建筑也有现代色块点缀,打眼一看与这绿葱的校园格外合拍。
  
  
  
  
  
  

有点海德堡的意味。
  
  
  
  
  

肖战见他不说话,也不为难他,把他带到音乐学院的招生处,和老师打了个招呼便站在一旁偶然看到了他证件上的名字“王一博”,了然的点点头,他听他在音乐学院的同学说过,今年有一个特招生,学校降了30分把他招进来的,好像叫什么什么博,看来八成就是他了。

  
  
  
  

肖战在音乐学院混的也很好,和老师教授也算熟络。一来二去他也在一旁把王一博的消息了解的差不多,是一个“舞痴”,不是“白痴”的“痴”,是“痴迷”的“痴”。还拿过国际大奖,难怪学校降30分录取。

  
  
  
  

其实肖战认为第一次见面还是很美好的。

  
  
  
  
  

等着他弄完手续,肖战才准备离开,王一博下意识拉住肖战的胳膊,把他拉回来,肖战回头看着他,满脸疑惑,王一博面不改色,摘了墨镜波澜不惊的眼眸看着他,开口:
  
  
  
  
  

“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肖战露出无奈的笑,整理了下衣领,回答道:“肖战,你有事可以来找我,我基本上天天都有空。”

  
  
  
  
  
  

王一博了然的点头,也付诸了行动,他从那之后真的天天变着理由找着借口以各种方式找肖战,只要肖战在,王一博万年平静如水的冷漠脸上就会多一点笑容。

  
  
  
  
  
  

李汶翰觉得他非常有发言权。

  
  
  
  
  
王一博在他面前都没有笑的那么开心过,也没有那么甜的叫过哥。而他每天对着肖战一口一个哥叫的可甜了,脸上的笑容可耀眼了。
  
  
  
  
  

肖战也总是笑盈盈的顺着王一博,他那时也只是觉得王一博人前人后的反差特别戳他的心。

  
  
  

3.
  
  
  
  
  

“你觉得爱这东西有保质期吗?”
  
  
  
“有吧,一顿茶饭的功夫。”
  
  
  
  

4.

  
  
肖战叹了口气,回过神来,电梯门开了,郭子凡和夏之光正站在电梯口,中间还架着一个醉醺醺的王一博。

  
  
  
  
  
“麻烦了。”肖战接过王一博,一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架起他的胳膊,把他拦在自己怀里,王一博温热的呼吸打在肖战的脖颈间,一股股酒气扑鼻。

  
  
  
  
  
“不麻烦,他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夏之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反倒肖战像个没事人一样,打断了他的话。

  
  
  
  
  

“现在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说完,肖战带着王一博进了电梯,夏之光和郭子凡一直站在外面,直到门关了,郭子凡才回过神了,拉着夏之光往外走。
  
  
  
  
  

“你说,战哥和王甜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吧,他俩一直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躲,时间长了,这种躲猫猫的游戏也就腻了,”夏之光揉揉郭子凡的脑袋,“别管了,走吧。”

  
  
  
  
  

肖战把王一博拖到床边扔上去,给他脱了鞋扔到客厅,把压的皱巴巴的外套脱下来,扔到厕所的衣服堆里,又拿起提前用热水烫过的毛巾给王一博擦脸,温度刚刚好。

  
  
  
  
  
  

肖战撩起王一博微长的刘海,一点一点擦试着他堪称完美的脸庞,从眉毛到鼻梁眼睛,再到嘴,他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色,酒精上头眉宇紧皱,应该很不好受吧。肖战暗下眼眸,把毛巾放到一旁,想着去弄点醒酒汤。

  
  
  
  
  

他很少认真的照顾一个人,对王一博,他已经拿出了最大限度的耐心。

  
  
  
  
  

“别走。”

  
  
  
  
  

“好,不走。”下意识的回了句,却没有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相比起来还是醒酒比较重要。

  
  
  
  
  

“肖战,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成你弟弟?”
  
  
  
  
  
  
肖战停住脚步,回头,王一博依旧皱着眉头闭着眼,手还抓着上衣领口,肖战以为自己幻听了,可声音很真实。

  
  
  
  

他觉得也有道理,相比起爱人,他更多的时候把王一博当做亲人,像亲弟弟一样,可谁又甘心雌伏于弟弟的身下?终究是在自欺欺人。

  
  
  
  

算了,至少现在是爱人。
  
  
  
  

一顿茶饭的时间,要多久。
  
  
  
  
  

暴饮暴食,直到胃再也受不了,说到底也不过几分钟的光景,细嚼慢咽也可以源远流长。

  
  
  
  
  

轰轰烈烈的分离与细水长流的一起,你会选择哪一个?若是旅途艰难,前路未卜,你还会选择在一起吗?

  
  
 
  

肖战站在厨房,低着头专心熬着汤,他不知道,也没有答案,相比起轰轰烈烈的爱情,反倒是细水长流的更入他的心。
  
  
  
  

“我想和你细水长流,细嚼慢咽的吃完剩余年限的茶饭。”
  
  
  
  
  
还记得三年前,阳光正好,枝叶正茂,暖阳融融,树影东斜,一旁的长椅上有两杯冒着气泡散发冷气的饮料。而三年前只因王一博的这一句话,肖战妥协了。

  
  
  
  
这三年,一年热恋,一年茫然,一年纠纷。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5.【肖战】
  
  

我端着醒酒汤进来的时候,王一博已经盘腿坐了起来,背靠着床头,睁着眼睛看着我,他一双眼睛晶亮亮的看的我发慌。

  
  
  
  
‘你醒了?’

  
  
  
  
我以最平常的语气对他说,嘴角还勾起了一个微笑,把手里的碗递到他的嘴边,我试过了,不烫嘴对胃来说刚好。
  
  
  
  

他却扭过头,伸手打掉我手中的碗,醒酒汤洒了我一身,衣服湿漉漉的,手上也沾着棕褐色的汤水,白色地毯也染上了颜色,碗落掉到地上,一地碎片。
  
  
  
  
  

“肖战,我是你男朋友,不是你弟弟。”

  
  
  
  
  
我听到他这么说,有些动容,我从一旁拿过纸,擦掉手上的水,半开玩笑的哄着他。

  
  
  
  
‘我知道,如果你是我弟弟我还没这耐心呢。’

  
  
  
  
  
“你是不是烦我了?”

  
  
  
  
  

‘我……’我坐在他的一旁,开口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句“我没有”就卡在喉咙间。
  
  
  
  
  

“你就是烦我了!”

  
  
  
  
  

“你说有什么意义!对我来说真的很有意义!”

  
  
  
  
  
  

王一博像个小孩子,猛得回过头,抓住我的肩膀,我能看到他眼里有怒火,有泪。我烦躁的开口,我最见不得王一博掉眼泪,连带着心里的委屈与不甘我想一次性说出来。
  
  
  
  

‘你说,有什么意义?’
  
  
  
  

‘一天天夜不归宿,在外沾花惹草叫有意义?还是酗酒K歌有意义?’

  
  
  
  
‘一博,你不小了。’
  
  
  

‘你还年轻,但我耗不起。’
  
  
  
  
  

我还没等说完,我能感受到王一博抓着我肩膀的手加大了力气,捏的我生疼,我倒吸一口气,咬住嘴唇看着他,我想我眼底的动容该是被他看尽了。
  
  
  
  
  

“别咬了,我心疼。”
  
  
  
  
  

他放轻了手上的力度,低下头吻住我的嘴,醉酒的人都这么阴晴不定吗?我闭上眼,即使是片刻温柔,也足以沉沦。
  
  
  
  
  
  

“肖战,我们不吵架好不好?”
  
  
  
  
  

突如其来的温柔,我有点不适应的往后退了一点,汤水已经冰凉,衣服贴在身上难受的紧。
  
  
  
  

‘一博,你要的我给不起,我要的你也给不了。’
  
  
  
  

你要的我给不起。

  
  
  
  
  
你想要的是一个可以陪你玩陪你闹陪你疯的人,你喜欢高空蹦极,跳伞冲浪这种极限运动,你喜欢充满刺激充满热情的都市生活,你想要的是轰轰烈烈的爱恋,我可以理解你喝酒,理解你与狐朋狗友鬼混,那些是你的事我不想插手,也无法插手。

  
  
  
我只想平淡的与爱人度过余生。
  
  
  

过一日三餐三菜一汤的生活。
  
  
  
  

想要一个能给我安全感,不会让我患得患失的爱人。

  
  
  
  
  
“我可以,肖战。”

  
  
  
  
‘别犯浑了,一博,你先数数,我这是第几次把你拖回来了?’
  
  
  
  

“肖战能不能不要闹了!”

  
  
  
  

我苦笑了一下,我没闹,我是在陈述事实。
  
  
  
  

突然我感觉自己被一个黑影压了下来,王一博扣住我的双手,夹着我的双腿把我摁到床上无法动弹,我感到身上一凉,耳边是布料撕裂的声音,我被他堵住了嘴,一阵刺痛,一股血腥味遍布口腔。

  
  
  
  
  

‘王一博,你疯了?’

  
  
  
  
  
“没,我只是酒醒了。”

  
  
  
  
  
‘醒个p,赶紧滚下去。’
  
  
  
  

我使劲挣扎着,手腕上的力度越来越大,怕是留下了一个红色印记。他的气息打在我的脖颈侧,呼出的气体还带着酒味。
  
  
  
  
  

“肖战,你逃不开我的。”
  
  
  
  
  

“一辈子,逃不开的。”

  
  
  
  
  
我只想躲开眼前失控的人,他却不给我一丝逃离的机会。
  
  
  
  

胸膛上传来湿热的触感,还夹杂着牙齿细磨的疼痛,直到他扯下我的裤子,我才意识到他想干什么。

  
  
  
  
我猛的一躲,从床一侧翻了下去,双手护住脑袋,手臂上被碎瓷片划出几个口子。人在精神高度紧张或情绪激动的时候,感官会失灵,我感受不到疼,只觉得失望。

  
  
  
  
  
原本黑压压的天出现几道强光,青紫色的闪电劈开天际,一声声闷响传来,还带来了流水的声响,下雨了。我换上衣服驻足在阳台的窗边,眼下的城市已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清人影,天气总是变得奇快。

  
  
  
  
  
王一博没有过来,而是倒在床上睡着了。

  
  
  
  
  
我突然想到,和王一博上一次发生争执,是什么时候?是因为什么?
  
  
  
  

记不清了,只记得是近几天的事。

  
  
  
  
真记不清了。我摇摇头,回头看了眼撒了酒疯睡着的王一博,打开了阳台的门。

  
  
  
  
  
雨水冰凉打湿了皮肤,刺激着伤口,我才恍惚的感觉有些疼,可这和心比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

  
  
  
  

6.【王一博】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曾经和肖战的欢乐时光。
  
  
  
  

我很喜欢这个哥哥,从第一次见面他二话不说帮我拿行李开始,我不动声色的喜欢了他一年,一年把他追到了手。

  
  
  
  
我想把他当宝贝一样供着保护着,他总是带着温柔拨动人心的笑,害得我每次带他出门总是把他捂得严严实实,夏天也不例外。

  
  
  
  
  
我再次醒来,头疼的好像换了颗脑袋,睁眼看到的是一地带着血迹碎瓷片,棕色的汤水,还有不远处靠着墙全身湿漉漉的肖战,我心里一阵慌张,久违的感觉重新填满心脏。

  
  
  
  
  
我昨天不应该喝酒,不应该喝烈酒。
  
  
  
  
  

所以,肖战是受伤了吗?我扶着额头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手还没等碰到他,他却睁开眼,满脸疲惫的深色,我想抱起他,却直接被他躲开。
  
  
  
  
  

“你醒了?我去准备早餐。”
  
  
  
  
  

我试探性的开口,而他好像并无异常,看都没看我一眼,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嗯?”
  
  
  
  
  

‘昨天……’
  
  
  
  
  

“没事。”

  
  
  
  
肖战迅速避开这个话题,侧着身子可以遮挡着什么,快步走出了房间,我站在原地,我分明看到了他躲闪的目光。扫了一眼他坐着的地方,墙上有一点血迹。

  
  
  
  
我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话:“我要的你给不了。”我一愣,迅速回到床边翻出被压到书包底下的手机,屏幕上依旧是那条短信。

  
  
  
  
  

‘有什么意义?’我默念了一遍,有什么意义?是厌倦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我是不是应该说清楚,说…说…说什么?我应该说什么?

  
  
  
  
小时候受伤了有父母做靠山,有亲人安慰,长大后难过无助了,有肖战温言温语陪伴在一旁,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我意识到,我在意肖战,说到底我是在逃避。我想每次回到家都能看到一桌子的饭菜和带着围裙站在一旁的他,想每天都能抱着他入睡,想和他睡一辈子。
  
  
  
  
  
  

‘那个……战战……’
  
  
  
  
  

‘我……’

  
  
  
  
“我说了,没事。”肖战语气冰冷,与刚才判若两人,我了解他口是心非的小毛病,有什么事都埋在心底。

  
  
  
  
  
‘战哥…’
  
  
  
  
  
  

“一博,我不是你哥。”
  
  
  
  
  

反常,太反常了。
  
  
  
  
  

‘我知道,你是我对象。’

  
  
  
  
  
“知道就好,以后别说胡话了。”

  
  
  
  
‘肖战,我昨天晚上到底……’

  
  
  
  
我走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他,脑袋搁在他的颈窝,我看到他的耳朵泛起微微的粉色,他全身僵硬,双手抓着我的手腕把我扒了下来。我看到了,他胳膊上有一道一道的伤口,我抓着他的手臂,轻轻的哈着热气。

  
  
  
  
‘疼吗?’
  
  
  
  

“别闹。”

  
  
  
  
‘我昨天喝醉了,我说的话都别当真。’我生硬的吐出一句话,不知道肖战会怎么想。

  
  
  
  
肖战抽出胳膊,端起早餐往外走,我听到他轻笑了一声。
  
  
  
  
  

“酒后真言,不能信是吗?”
  
  
  
  

“你说有什么意义?”

  
  
  
  
我被他堵的说不出话。

  
  
  
  
“还要我再说一遍?”

  
  
  
  
这突然让我想到了肖战生气的样子,一如既往带着笑,语气也毫无波澜,像是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讲着别人的故事。

  
  
  
  

‘我错了,我们不吵架好不好?’

  
  
  
  
  
我软下语气,跟着他身后,下意识的认错。

  
  
  
  

“一博,你没有错。”

  
  
  
  
“先吃饭吧。”
  
  
  
  

这是他进卧室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7.
  
  
  

肖战闭口不提那一晚上,自己处理了下伤口,把饭后残羹收拾好,关上门把自己锁在画室里,留下王一博站在身后注视着他。
  
  
  
  
  

酒入愁肠。
  
  
  
  
  

王一博难忍内心的煎熬,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放着这三年的生活,他对肖战的心思,从变质到成熟,昨天晚上的事东拼西凑他也有了些头绪。

  
  
  
  
还记得你当初怎么承诺的他吗?王一博问自己。

  
  
  
  
“记得,”王一博点点头,“我说过,我想和他细水长流,细嚼慢咽的吃完剩余年限的茶饭。”
  
  
  

  
“可你做到了吗?”

  
  
  
  
  
“你在外K歌酗酒有考虑过家里肖战的感受吗?”

  
  
“你在外留宿从来没有和肖战说过,你想过他自己独守空房的感觉吗?”

  
  
“没有和女性朋友划清界限总是一身香水味回家你想过肖战会怎么想吗?”
  
  
“你知道他缺乏安全感,那你有给过他安心的感觉吗?”
  
  

“所谓细水长流都是谎言吗?”
  
  
  
  

王一博想明白了,他从冰箱里拿出肖战最喜欢的水果,清洗干净摆到盘里,又亲手磨了杯咖啡,站在肖战的画室门口,敲了敲门,自顾自的开口说,他知道肖战一定在听着。
  
  
  
  

8.
  
  
  

-肖战,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们不吵架好不好?
  
  

-是我食言了。
  
  
  

-你不喜欢我喝酒我就不喝,你不喜欢我去K歌我就不去,你不喜欢我和朋友鬼混我就不混。

  
  
-可是,你不能不喜欢我。

  
  
  
  
  

  
  
  
  

-好。
  
  
  
  
  
  

  
  
  
  
  
————————END————————

  
  
  
  
  
  
  

※港真,有点慌,福利八字没一撇
  
※写日常对我来说有点难,以我的辣鸡实力,我写不出日常生活的半点甜,有时候觉得练笔就是在说笑,天天练也没效果的那种。
  
※最后,我觉得这个风格不太适合我。
  
  
  

评论(10)
热度(141)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