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生贺】


※生日要开车
※算是福利之一
※过生日也倔强不发微博的郭子凡,也不知道郭小爷在干嘛。
※就让我们假设他今天是假期前最后一场考试。
※我也刚考完,就当做心理安慰。
※我是不是卡了一手好点?我卡上点了吗?

————————

  
  

“子凡!生日快乐!”
  
  
  
  
  

大早上郭子凡就接到了夏之光的电话,他眯着眼,皱着眉头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揉了揉头发,声音也软乎乎的:

  
  
  
  
  
“夏之光你要死?”
  
  
  
  
  
  

“没事……打扰媳妇休息了,对不起,我等等再打。”

  
  
  
  
  
  
夏之光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通话结束 0:10”有点心酸。他卡在早上7:11分给郭子凡打电话,即使被谷嘉诚拖出来也拼死挣扎,为的就是留个纪念,早知道不如零点直接跑过去算了。

  
  
  
  
  
  
仔细想想自从上了大学,郭子凡就一心沉迷于大学生活无心恋爱,夏之光就一阵心痛。

  
  
  
  
  
  
前几天上戏17级汇报演出对外开放,夏之光特地给郭子凡打了电话,给他发了微信,发了短信,还在微博上给他发了私信,让他一定要来,谁知道接到他电话的郭子凡只说句:“北电不与上戏同乐。”

  
  
  
  
  
去他的异地恋。
  
  
  
  
  
  

夏之光当天确实没有看到郭子凡的身影,郭子凡也确实没来。

  
  
  
  
  
  
  
演出结束,第二天,夏之光回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宿舍想撒娇打滚卖萌问清楚,为什么郭子凡不去,他连座位都提前给他占好了。一开门看到的却是谷嘉诚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昨天晚上世界杯的重播,看到他进来只是点了点头。
  
  
  
  
  
  
  

夏之光扔下行李就往郭子凡那屋跑,几步的距离,夏之光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一切说辞,甚至把前因后果都想了一遍,把怎么哄郭子凡都想好了,先抱住吧唧吧唧亲几下再做一些少儿不宜的运动。
  
  
  
  
  
  
  
  

还不等他开门,谷嘉诚开口:“我儿子不在,他住校。”
  
  
  
  
  
  
  
  

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夏之光收回想开门的手,垂下了脑袋,他忘了这事了。
  
  
  
  
  
  
  

这不,这几天,郭子凡快放假了,便从学校搬回了宿舍,他当然知道夏之光回来了,一看自己房间里那一坨又一坨的衣服再明显不过了,还有自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床头柜,袜子内裤鞋垫应有尽有。就好像在掩盖什么一样。
  
  
  
  
  
  
  
  

接下来这几天,郭子凡也是不冷不热,接到夏之光的电话就象征性哼唧几句,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吹过去就没了。
  
  
  
  
  
  
  
  
  

郭子凡听到耳边电话挂掉的声音才有些清醒,他昨天和嘉哥连线打游戏时间有点长,现在也没躺下多久,好梦也被夏之光扰的干干净净,他低头看了眼手机:2018-7-11.才想起来,今天他过生日。

  
  
  
  
  
  
  
今天是个好日子,郭子凡想,他今天有场考试,意识到这一点他也无心睡觉,从床上爬起来,宿舍的席梦思真的比学校的木床板舒服。
  
  
  
  
  
  
  

家里这一大早,就他和赵磊,难怪夏之光给他打电话,夏之光可能又被谷嘉诚强行带出去晨练了,一次十几千米的那种慢跑,自从夏之光回来,几乎天天都被谷嘉诚在外面追着跑。
  
  
  
  
  
  

郭子凡轻手轻脚地扑到赵磊地床上,直接把赵磊压了起来。

  
  
  
  
  
“wqc!郭子凡你谋杀啊!”
  
  
  
  
  

“我亲爱的磊磊,你tm不看看几点了!”
  
  
  
  

“我一没惹你,二没打扰你睡觉,三没干坏事,你想压死我?”
  
  
  
  
  
  

“没怎么,我就想你等等和他们说一声,我先回学校了。”
  
  
  
  
  
  

“我还以为你急急呼呼赶着去给阎王投胎呢!多大点事,用得着你死压我?”
  
  
  
  
  
  

“嘘,今天我生日,”郭子凡老老实实的坐直,眨了眨眼睛,“我不想……”
  
  
  
  
  
  

赵磊打断郭子凡的话:“礼物在柜子里,自取谢谢!”

  
  
  
  
  
  
“不是这个,礼物我早拿了。”郭子凡摇了摇头,“我今天依旧不想搭理夏之光,你得帮我。”

  
  
  
  
  
  
“???”
  
  
  
  
  
  
  

“感情郭小爷你还记着夏之光的搭档。”
  
  
  
  
  
  
  
  

赵磊翻个身蒙上被子,他算是明白了,他当初就不应该告诉郭子凡,夏之光的搭档,他应该让郭子凡亲身去上戏发展北电上戏的美好友谊,也不至于自己现在成了个中间媒体,风力传播都可以的自由媒体。
  
  
  
  
  
  
  
  

“没有,我只是单纯地不想理他。”
  
  
  
  
  
  
  
  

郭子凡站起来,不再打扰赵磊,不想承认赵磊说的对,他撇撇嘴,一点都不像个21岁的人。

  
  
  
  
  
  
  
“你记着说一声,要不然老谷光哥嘉成哥一起连环call我受不来。”

  
  
  
  
  
  
  
“得得得,去去去。”
  
  
  
  
  
  
  

郭子凡满意的去厕所洗漱,冰凉的水滑过脸庞带走夏天的燥热,他深吸一口气,幽怨地镜子里的自己,锁骨下不起眼的地方还有几片小红印,可想而知夏之光这个人在出门前做了些什么。

  
  
  
  
  
  
  
  
总觉得今年生日不像去年那样热闹了,是因为大家都忙起来了吧,上学的上学,拍戏的拍戏,录节目的录节目,平时九个人聚到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短,那天给谷嘉诚过生日,除了肖战在剧组抽不开身,大家才勉强一聚,一晚上过去,第二天又各奔东西开始忙碌。

  
  
  
  
  
  
“我先出门了。——郭子凡”

  
  
  
  
  
仔细想了想,郭子凡手指滑过发送,还是给光哥说一句,虽然现在不想搭理他,我又什么都没干。

  
  
  
  
“把早饭拿上!!!就在客厅的桌子上!!!一个小饭盒!我都给你装好啦!!!——夏之光”

  
  
  
  
  
  
  
这次回的很快,应该是休息了,郭子凡嘴角勾起一点点微笑,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环视一圈,果真看到客厅桌子上一个小巧的饭盒,上面还贴着便利特写了八个字:“夏之光媳妇的专属”一看就知道,是夏之光丑陋的字体。
  
  
  
  
  
  

郭子凡嫌弃地拿起来装进背包里,把便利贴小心翼翼的收好。一甩头才出了门。

  
  
  
  
  
  
21岁的人了能不能大方点?趴在门缝的赵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今天迎接郭子凡的,除了考试,还有满满的一堆礼物,都是朋友铁哥们送的,不缺几个迷妹送的可爱玩偶,郭子凡笑着接过礼物,最后把他们堆到宿舍的小床上,才坐下,拿出了爱心小便当。

  
  
  
  
  
  
  
  
“呦,这谁啊?哇!夏之光的媳妇儿!”突然一个舍友夸张地说,郭子凡猛地一抬头,那张淡黄色的便利贴正在他手上,郭子凡下意识爆了句粗口,他没注意到便利贴也掉出来了:“wqc!你还给我!”

  
  
  
  
  
  
  
刚从厕所洗漱出来的另一个舍友好奇地看着郭子凡,开口道:“子凡回来了?”

  
  
  
  
  
  
“wqc!说!是不是你们团和你关系特好的那个夏之光!!!”

  
  
  
  
  
  
“……嗯。”
  
  
  
  
  
  

“你们……是…是……”舍友震惊的磕磕绊绊的问。郭子凡耳根微红,连忙开口道:

  
  
  
  
  
“就是好兄弟!”

  
  
  
  
  
  
“别狡辩了子凡,我们又不揭穿你,那谁整天不上大号微博溜的一手好粉,天天小号刷夏之光,看夏之光和人家搭档你都快把屏幕看穿了,分明就是遥遥望夫石。”

  
  
  
  
  
  
“你们……”
  
  
  
  
  
  
  

郭子凡一下躺倒礼物堆里,脸颊有点热,但他还是强装淡定淡淡的开口:“今天凡哥生日,你们都不表示表示,还贫嘴。”
  
  
  
  

“媳妇儿好好考啊~ ——夏之光”

  
  
  
  
“光哥他媳妇儿,你光又给你发短信了。”

  
  
  
  
  
  
“闭嘴。”

  
  
  
  
  
……
  
  
  
  

郭子凡一整天即使在考试中也被“夏之光”环绕着,还是那种360°全立体环声,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夏之光的媳妇儿一样。
  
  
  
  
  

“生日快乐。”
  
  
  
  

这是他舍友今天说过最正常的话。
  
  
  
  

……

夏之光这是今天第N次看手机了,在五分钟前郭子凡就说要往回走了,这都五分钟了,也不知道郭子凡走到哪了。

  
  
  
  
  
“夏之光,你是望妻石吗?”赵磊把伍嘉成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看着夏之光眼巴巴的样子,露出了个冷笑,呵,有对象的人。

  
  
  
  
  
  
“何止是石头,简直就是雕塑。”

  
  
  
  
  
  
刚赶回来不久的彭楚粤冷冷的说,养大的儿子不中留。

  
  
  
  
  
  
  
  
  
夏之光抬手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粉色头发,发质枯如草,他也不在意,继续捧着手机,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大眼镜,不想错过任何消息,他已经提前换了一身正经的衣服,衬衣配牛仔的那种。蛋糕早已经买好了,菜也快做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个小寿星了。

  
  
  
  
  
  
  
他今天无意间听赵磊问起他舞台上搭档的问题,他漫不经心的回了句:“老师安排的。”

  
  
  
  
  
  
“我知道。”赵磊说了句就回房间了,说是收拾东西,他有点事需要回去一趟。

  
  
  
  
  
  
  
当夏之光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下窜到刚准备开门的伍嘉成面前,先一步打开了门。
  
  
  
  
  
  
  

“生日快乐!”

  
  
  
  
  
  
  
  
五个人的声音同时想起,郭子凡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扑进了他们四个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赵磊围城的圈子里。虽然哥哥们不是都在,嘉哥也不在,但郭子凡还是很感动,即使三年了,一如曾经。
  
  
  
  
  
  
  
  

“先吃饭吧。”伍嘉成招呼他们,解下围裙挂到一旁,“今天考到怎么样?”

  
  
  
  
  
  
“挺好。”郭子凡点点头,把书包扔给夏之光自己先跑道厕所洗了洗手,故意略掉“夏之光媳妇”这件事,“应该挺棒的。”

  
  
  
  
  
  
  
“凡凡,感不感动?”夏之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上来,埋在郭子凡颈间深吸一口气,郭子凡缩了缩脖子,一把夏之光的脑袋推开,顺带糊了他一脸水。

  
  
  
  
  
  
  
  
郭子凡嫌弃的擦擦手:“去一边,别挡我欣赏蛋糕。”

  
  
  
  
  
  
“行了行了,都来先吃饭,给寿星戴上生日帽。”

  
  
  
  
  
  
郭子凡坐在主座上,要知道这可是队长专属啊。

  
  
  
  
  
  
“我先不吃了,我先收拾东西,”赵磊开口又指了指蛋糕说,“等等吃蛋糕告诉我一声。”

  
  
  
  
  
  
  
  
一顿饭吃的好好的,有说有笑,即使都面带倦色,也装作很开心的样子,郭子凡只能默不作声。

  
  
  
  
  
  
  
  
一吃完饭,夏之光便把郭子凡拖到房间里,关上了门,郭子凡还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夏之光想干什么。

  
  
  
  
  
  
  
  
这是车

  
  
  
  
  
  
  
  
“凡凡,你是不是很久没上微博了?”夏之光搂着郭子凡躺在床上,突然开口,“上一条自拍是在……四月,哇,凡凡,你说你是不是开小号天天看我了!”

  
  
  
  
  
  
  
“我没有。”郭子凡哼一声,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了些,一只手摸出手机,趁夏之光没看到,赶紧切换到大号,发了条微博,带图的那种。

  
  
  
  
  
  
  

————————————

@X玖少年团郭子凡G-Ziven
2018年7月11日 23:59:

      讨厌夏天吃醋
      [认真脸.jpg]
  
  
  
  
  
  
  
  
  
————————END ————————

评论(5)
热度(46)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