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一夜之间(中)


*年龄虚设,哥哥大弟弟三岁。
*预测三发完
*前文:【博君一肖】一夜之间(上)
*谢谢观看
  
  
  
  
 ―――――――――― 



  
  
  
“我会负责的。”

  
  
  
  
  
  
  

“啥?”肖战停住准备下床的动作,回过头,一脸惊愕,“负什么责?”

  
  
  
  
  
  
  

王一博盯着肖战,从头到尾,仔细打量着,最后也坐起来,望向他的眼眸,认真的点了点头。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王一博,你睡晕了吧?”肖战开口,波澜不惊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他低下头寻找拖鞋,微长的刘海贴在额头上,遮住了部分眼睛,过了一会儿,又弯下腰去够不知怎么踢到床底下的拖鞋。

  
  
  
  
  
  
  
腰疼。

  
  
  
  
  
  
  

肖战僵硬的停在一半,他觉得自己的腰差一点点就要断裂了,而且是能释放大量能量的那种。

  
  
  
  
  
  
  
“你没事吧?”

  
  
  
  
  
  
  

肖战一面扶着腰皱起眉头,一面回答道:“没事。”

  
  
  
  
  
  
  

王一博从另一侧下床,绕过阳光避过清风,几步迈到肖战旁边,蹲下身给他拿出拖鞋放到脚边,站起身还揉了把肖战的头发,软软的。

  
  
  
  
  
  
  

“……王一博,”肖战僵硬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你……?”

  
  
  
  
  
  
  

“肖战。”

  
  
  
  
  
  
 

王一博开口,叫了声肖战的名字,面不改色,伸手给他解开错位的衬衣扣再扣好,动作熟练如行云流水,不等肖战再次开口,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闹钟,淡淡地开口:“你迟到了。”

  
  
  
  
  
  
  
  

分针指向十点十分。

  
  
  
  
  
  
  
已经迟到四十分钟了,等他赶过去,至少算迟到了一个小时。

  
  
  
  
  
  
肖战是个设计师,工作时间不是标准的朝九晚五,而是九点半上班,下午三点便可以离开,不用加班——这是他作为办公室里元老级别的大佬上司给他的特例。

  
  
  
  
  
  
  
  

看着肖战渐渐僵硬的面部表情,王一博挡在他面前不急不躁,还勾起嘴角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用手捏着下巴,目光还带着点欣赏的意味。肖战满是褶皱的白衬衣,乱糟糟的发型,呆滞的表情,再配上阳光,完全是一副懵懂男友事后的模样。

  
  
  
  
  
  
  
  

即使肖战脖子上确实有那么几个吻痕,但是王一博知道,什么都没发生,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他不过就是趁着肖战睡着了,把他翻来覆去在怀里转了好几圈,亲亲他的额头,吻吻他的软唇,最后在脖子上锁骨上留下几个小红印,除了他有一下啃的有点狠,肖战哼唧了几声,吓了他一跳,就在王一博以为他即将醒过来的时候,肖战只是抬手挠了挠脖子,翻个身继续睡。

  
  
  
  
  
  
  
  
  
毕竟,来来回回,肖战高度集中精神开了一晚上车太累了。

  
  
  
  
  
  
  
  
  
王一博其实在肖战开车回家的路上,酒便已经醒了大半了,本身喝的不是什么烈酒,也不是来借酒消愁,不过一时兴起,何况昨天也是没有事很浪的一天,又碰到了这么好看的小哥哥,王一博怎么能不心动。

  
  
  
  
  
  
  
  
  
  

肖战平复了下心情,推开王一博,不出意外在穿衣镜里看到了些不该有的东西,他抬手捂住脖子上最显眼的那一块红色,幽怨的回头道:

  
  
  
  
  
  
  

“昨天你……你没醉?”

  
  
  
  
  
  
  
“醉了,”王一博笑眯眯的看着他,歪了歪脑袋继续说,“又醒了。”

  
  
  
  
  
  
  
  

肖战皱起眉头,揉着脖子上的红印企图让它消失的快一点,可事实往往不如人意,脖子很快就红红的一片了,肖战咬牙切齿地说:“王一博,你耍我呢?”

  
  
  
  
  
  
  
  

“肖战哥哥这么好看,我怎么会耍你呢?”王一博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心里早就绽放出一片灿烂的小太阳了。

  
  
  
  
  
  
  
  
肖战耳根泛红,之前总是看网上说现在年轻人喜欢直球攻击,会打的人措不及防,他今天算是体会到了。可肖战还是撇了他一眼,狠稳准地抓住了重点。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王一博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纸,是肖战最新的稿子,上面写着署名两个字,不仔细看以为是“有钱”,仔细看还是能认出来的,肖战。
  
  
  
  
  
  
  
  
  

“我t……算了不说了。”

  
  
  
  
  
  
  
  

“吃饭了吗?”
  
  
  
  
  
  
  
  
  

王一博摇了摇头,他不会做饭,平时都有钟点工,哪需要他来学这些做这个。
  
  
  
  
  
  
  
  
  
  

“我家没有多余的菜了,我等等去买。”肖战先去洗手间冲了把脸,洗漱完往外走,对站在门口的王一博说:

  
  
  
  
  
  
  
  
  
  

“我先去下点面,下面的柜子里有牙刷毛巾,你看着用吧。”

  
  
  
  
  
  
  
  
  

“你会做饭啊?”王一博觉得自己看上了个人才,设计图画的好,长的好看,还会做饭,除了比自己大几岁,真的应该娶回家。

  
  
  
  
  
  
  
  

肖战好笑的看着他,说:“难不成我还能靠泡面活着啊?”

  
  
  
  
  
  
  
  

  
“真想把你娶回家。”

  
  
  
  
  
  
  
  
  
肖战的脚步一顿,刚刚淡下去的耳朵又重新泛起粉红色,这孩子说话不能注意点吗?虽然他肖战本身就不怎么直,但总不能才两天就栽倒这个小孩子手里。

  
  
  
  
  
  
  
  

“别想了,不存在的。”

  
  
  
  
  
  
  
  

“你不去上班了?”

  
  
  
  
  
  

“明天。”

  
  
  
  
  

……
  
  
  
同居生活开始的莫名其妙。
  
  
  
  
  
   

王一博今天依旧在肖战家,吃着肖战做的饭,晚上抱着肖战睡觉,白天有时候在家等着肖战回来,有时候出个门和朋友浪一浪,但更多的时候,他总是粘在肖战身边,跟着他去工作,顺手在他办公桌对面添了张凳子,他一点也不想回家。

  
  
  
  
  
  
  
  
  

洗手间的柜子上多了一套牙杯牙刷,架子上多了条毛巾,卧室的衣柜里多了几套与原主人尺码不符新衣服,书房多了台电脑,餐桌上多了双碗筷,一切都像是理所应当,当然,开门的玄关出还多了双钥匙。

  
  
  
  
  
  
  
  

两个人的生活倒是比一个人有趣了些,但肖战觉得麻烦也多了很多。

  
  
  
  
  
  
  
  

肖战依旧照例,下午四点回家,打开家门,便看到王一博正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打游戏,他的身边放着几袋拆封了的零食,零食碎屑占满了沙发,垃圾桶里还有几罐空了的饮料,肖战嘴角抽了抽,按住太阳穴,开口:

  
  
  
  
  
  
  
  

“王一博,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这几乎是肖战每天到家都问的一个问题。

  
  
  
  
  
  
  
  
  
“战战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叫哥!还有你看看你都捣鼓成什么样了?!”

  
  
  
  
  
  
“我……”

  
  
  
  
  
  
  
  

“你仔细想想,你住了多久了?”

  
  
  
  
  
  
  
  
“还有三天四个月。”

  
  
  
  
  
  
  
  

“亏你还记得,”肖战接话,“我是真的养不起你啊,大少爷。”

  
  
  
  
  
  
  
  
  
  
  
  
  

肖战放下东西,抿着嘴弯下腰,开始收拾客厅的一片狼藉,把王一博从沙发上拽起来,把电脑关掉,又扯下沙发上铺着坐垫,王一博抱着电脑光着脚站在一旁,不伸手也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半响他开口:
  
  
  
  
  
  
  
  
  

“我养你。”
  
  
  
  
  
  
  
  
  
  
  
  

肖战抬起头,撩了撩头发,笑了,他这是这几个月里第几次被王一博直球攻击了?数不清了吧。重新铺好坐垫,肖战才回了句:

  
  
  
  
  
  
  
  

“别了,我等等去做饭。”

  
  
  
  
  
  
  
  

“肖战,其实……”王一博突然正色,连带着肖战往书房走的脚步都顿了一下。
  
  
  
  
  
  
  
  
  
  

“我妈今天来找过我了。”
  
  
  
  
  
  
  

“她说,想见你。”

  
  
  
  
  
  
  
  
  
  
  
  
―――――――TBC―――――――
  
  
  
  
  
  
  
  

  

评论(5)
热度(141)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