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暖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别诗》范云

♚临时赶得一小短篇,质量不是很好啊……
♚等了一天终于下雪了,北京也下了,就顺手自产糖吧……
♚脑洞,非现实💡

——————最爱光凡线——————
  
  2017.2.21,北京。
  
  北京下雪了,春天的雪,郭子凡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带上口罩背着包就出门去北电确认消息。
  
  他们的家距北电不算远,他也就索性不坐车了。
  
  兴许是风吹的缘故,郭子凡一直低着头,头发上沾满了白色的雪花。
  
  从口袋里拿出耳机和手机,缩了缩脖子,但还是不愿收起令他分心的小爪机,原本白皙修长的手指被冻得有些红肿,郭子凡使劲攥了攥手,才不至于让手没有直觉。
  
  “啊……对不起对不起……”
  
  郭子凡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人,连忙按下手机的‘Home’键,道歉,手机屏幕是九张笑到疯的脸。
  
  被撞到的人没有理会大雪天的道歉,而是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手掌刚好包裹起他的手,有些软软的声音透过白雪与寒天传入他的耳朵:
  
  “子凡……你手不冷啊……”
  
  郭子凡一脸惊喜的抬起头,手上传来熟悉的热度,看着来的人。
  
  夏之光戴着帽子,穿着厚厚羽绒服站在郭子凡前面,握着他的手,把手上的温度传了过去,看着他还是穿着一如既往的薄服几件套,带着口罩也笑出了声。
  
  这人还像是个孩子,宁愿冻着都不愿意把手、手机收起来;宁愿穿的好看而被风吹的瑟瑟发抖,也不愿意多穿点衣服。
  
  腾出一只手,拍了拍郭子凡头顶的雪花,雪水打湿了郭子凡的头发,就像淋了雨一样。
  
  “光哥,你怎么过来了?”
  
  郭子凡记得夏之光坐火车来的,直接去北电啊,也不经过这里啊……
  
  郭子凡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机收起来,没想到夏之光先一步拿过了他的手机装到了自己的兜里,双手继续握着他的手,给他暖和着。
  
  芊芊玉指就这样变成了根根胡萝卜,让夏之光心疼不已。
  
  “来找你啊~”夏之光认认真真的给他暖手,等到有些温度了,也不舍的放开,拉着他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从包里掏出一副棉手套给郭子凡带上,边带边说:
  
  “子凡啊~带上手套就好一点了,以后不要穿这么少出门了。”
  
  郭子凡看着夏之光一脸大人的样子,也笑了,长长的睫毛也微微颤动着,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暖意,但是嘴还是有些任性:
  
  “这么丑的手套啊……光哥你的品味真奇特……”
  
  “给你戴手套,不用多好看。”夏之光给他戴着了手套,说好的一心不能二用,夏之光还是忍不住怼了他。
  
  “嗯?”郭子凡调调眉,看着夏之光。
  
  “不是,我是说,子凡你戴什么都好看。”夏之光赶紧改口,心里有些小无辜,他只不过忘了嘛,子凡不能怼。
  
  毕竟在夏之光心里,天大地大子凡最大。
  
  “这还差不多。”郭子凡看着夏之光有些蔫了的小样,主动拉起他的手,“走吧,再不走就要赶不上啦……”
  
  夏之光感受着从手指传来的触感,虽然隔着一层棉布料,他也能感受到郭子凡已经热热的手。回握住他,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整个把郭子凡环在自己一旁,给他挡着风,也好让他暖和一些。
  
  郭子凡倒觉得有什么不是,反而顺从的往夏之光怀里钻了钻,可能他是真的冻坏了吧。
  
  “走~”


         ——————END

评论(4)
热度(19)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