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星星·当昊』约(五)

♛ 唔……这速度……我尽力了……
♛懒癌晚期没法治了……
♛抱歉,我还在努力加速度√
♛日常提示💡
♛切勿带入原剧√
♛更勿带入真人√ 
♛晚安💜
——————————————

   1.
  楼下的大间里,一张不大的餐桌上正放了些可口的饭菜,摆着两双碗筷,苏格拉底就坐在那,看着沈昊,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来,就像在看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加上猩红的妆容,带来一种视觉的冲击。
  
  “过来。”
  
  苏格拉底看着沈昊,吐出两个字,制止住沈昊向另一个方向前进的脚步。沈昊慢慢地抬起头,红色的瞳孔直视着他,像是一滩红色深水,看似波澜不惊却暗藏涟漪。
  
  出人意料的,沈昊听话的走过去,坐在了苏格拉底的对面。
  
  既然苏格拉底把自己假装成注射了药剂的样子,那一定有他自己的目的,不管怎样,现在就当作是演一场戏,而且是演一场大戏,有的玩了。
  
  不出沈昊所料,苏格拉底确实是有目的的,但他没想过,苏格拉底的目的在他,不在别的,只是不希望他被卷进来。
  
  “先吃点东西,等等带你去看你的同学们。”
  
  “为什么?”
  
  沈昊拿着苏格拉底递过来的勺子,搅拌着面前的粥,毫无情感的声音,突兀的传入了苏格拉底的耳朵。
  
  “不为什么。”
  
  “……”
  
  不再搭话,沈昊沉默地坐在那里,多多少少吃了点东西,一大桌子的东西细数看来,几乎没有少,还是原封不动的。
  
  苏格拉底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这个人儿他真的是爱到骨子里了,总是想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可怜只是无果的单恋。
  
  “带我去看我的同学们。”
  
  原本安安静静的气氛,被沈昊的一句话给驱散的无影无踪。苏格拉底认命的拉起沈昊,带着他向隐蔽的大众间?。
  
  沈昊躲开苏格拉底的手,默不作声的跟在他的身后,他没有忽略掉苏格拉底那一瞬间的苦笑,但是对于苏格拉底,他只能这样。
  
  房间里一个接一个人紧挨着躺着,校长、大头、毛子尖…他们都在。他们躺在那里,像是一具具没有灵魂的木偶,等待着人来支配。
  
  “你出去吧。”沈昊从中间那条小道向里走着,看着昔日欢乐的同学们现在都已经没有声息,向站在门口的苏格拉底说,“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三个字重重的划过苏格拉底的心,沉默地退出房间,拉过门,他能说什么,对不起吗?又有什么用。没办法,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但他想不通,沈昊的心是有多大,他
  
  校长他们也出现了和沈昊相仿的猩红色面容,只不过,他们是因为药剂的作用罢了。
  
  最后有一个空位,那原本应该是我了吧……沈昊这样想着,走过去轻轻地躺下,闭上眼睛,把自己和他们融入一起,这算是最后一个办法了。
  
  2.
  像是预警一样,天气开始失常,忽冷忽热,这意味着什么?是胜利吗?
  
  所有人都准备了这么久,为的只是彻底击垮蛇夫座,那所有人都在计划之内,而所有人都是一个棋子,也都有着重要的一步,李亚当也不例外。
  
  一帮人一路厮杀到狮方集团顶层的sin星台,说是厮杀,其实相当顺利,一切都是蛇夫座故意放的水,要不然提前把他们都杀了,就不好玩了。
  
  李亚当站在方天择的一侧,之前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一路打量着惊奇的发现,整个狮方集团的成员,现在都变成了蛇夫座的人,他相信万适存方天择他们也发现了。
  
  万适存皱了皱眉头,暗想:蛇夫座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一路上他感受到的尽然但是蛇夫座的气息,忽大忽小,在往sin星台走的时候,气息啧愈来愈重,看来,那才是最终的目标。
  
  但是…万适存他们还是一脸黑线的看着正在安装炸弹的诺贝尔…还有在帮忙的爱因斯坦…
  
  “呦,方家少爷和狮方的新总裁来了啊……”
  
  一个声音传来,苏格拉底依旧是那身黑衣,从里面走出来,那种胜券在握的语气让方天择有些厌恶,而李亚当则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他。
  
  “李大少爷也在啊,别那么凶啊。”苏格拉底注意到了李亚当那死死地眼神,轻笑着说。
  
  “你!”李亚当现在特别想胖揍他一顿,叫他抢我沈昊,叫他抓我沈昊,叫他给我沈昊注射药剂,叫他亲沈昊。李亚当恨不得直接把苏格拉底打死都不为过。
  
  方天择赶紧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冲动,忽然李亚当好像看到一抹熟悉的人影,从苏格拉底的身后闪过,那种速度,是…白羊座!!
  
  所以说,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沈昊!
  
  李亚当记得曾在比赛时,沈昊使用超能力时的身影,像刚才的一样,快速移动不见了踪影。瞪大眼睛,想看清楚,只是前面除了蛇夫座,哪里还有什么人,不是幻觉,李亚当告诉自己,那一定是他。
  
  “呵!李大少爷这么激动啊!”
  
  苏格拉底笑了笑,这是诺贝尔过来,悄悄地说:“已经准备就绪。只差启动了。”
  
  苏格拉底点点头,作出一副耐人寻味的样子,说:“好,很好。”
  
  “苏格拉底,别一直转移话题拖延时间,”万适存说,表情毫无波动,只是眼中的杀气正在变浓,“少废话。”
  
  苏格拉底也是神情一变,侧身躲过迎面袭来的拳头,说:“很好,我就是喜欢直来直去,来吧,朋友之间的战争,会,很,精,彩,吧。”
  
  “出来。”牛顿拍了拍手,注射了药剂的同学们从四周涌出,毛子尖带头在前,红色的眼睛看着前方,好像看着人却又什么也看不见。
  
  看着这个样子的毛子尖,李亚当有些惭愧,环视一周,他看到了校长,看到了食堂阿姨,看到了大头……但是,沈昊,为什么沈昊不在?
  
  “杀。”
  
  毫无情感的一个字,引发了一场战争。
  
  虽然已经做了很多的心里建设,但是一看到同学们方天择还是无所适从,接下拳头,却毫不还手。他相信,没有被注射的同学们和他一样,不想伤害自己的同学。
  
  原本想去寻找沈昊的李亚当,却被校长缠上了,注射了药剂的校长没有神志,举起板凳要向李亚当抡去,李亚当迅速转身,想夺下板凳,却被一拳打了出去,校长的力气可不是虚的,别看他有些虚胖。
  
  “慢慢来。”
  
  擦了擦被墙面凸起蹭出的血,李亚当控制住校长,把板凳拿下来放下让校长好好坐着,准备悄悄地走,却有被突然站起的校长下了一条,无可奈何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
  
  “老头,你怎么那么难搞,站什么站,好好坐着多好啊……”
  
  站在角落里的沈昊,看着这一幕也笑出了声,真的像照顾小孩子一样,而且李亚当认真的样子也让他看的有些入迷。
  
  万适存看不下去,直接过来劈晕了校长,放到在地下,李亚当像终于解脱了一样,揉了揉胳膊,悄悄地向外围走去,他有预感,沈昊一定在某个角落。
  
  没有人注意到他,包括苏格拉底所有人都死打死缠的,在耳际的都是哀嚎声,打斗声,和炸弹的滴滴声。
  
  李亚当找了好几个地方,还是没有人,没有他。
  
  “难道说是我看错了吗?”
  
  “我在这。”
  
  一个熟悉的声音,一贯清冷的音调响起,沈昊站在他的身后,注视着他,眼中满是柔情,夹杂着些许无奈。

评论(3)
热度(30)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