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凡』一面之缘(下)

※是我低估了我们学校的搞事能力
※说是报道,我们上了一天自习,晚自习也是!
※好了,睡觉
※晚安,谢谢观看
  
  
  
——————下——————

  
  

    

这就是命吧……




  
郭子凡从浴室出来倒在床上,没过几分钟就接到了赵磊的电话,赵磊说夏之光把他派出去的人一锅端了。郭子凡大脑当机了一会儿,想除掉夏之光真难。

  
  
  
  
  

夏之光从监狱出来已经三个多月了,仔细算算从一开始的意外到现在,他和夏之光也认识有一年了。

  
  
  

依现在来看,夏之光是除不掉了,他是自己的Alpha,难道要把他除掉自己孤独终老吗?

  
  
  
  



是孽缘啊,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还真看上他了,即便他的资料都是假的,但就顺着每次夏之光的动作,郭子凡也能把夏之光的身份猜个差不多。
  
  
  
  
  
  




夏之光分明就是个有点势力的地痞流氓!

  
  
  
  

这是郭子凡一开始的想法,直到他偶然间在电视上看到了通缉令才意识到夏之光不是那么简单。国际罪犯,毕业于美国最高学府,单是这两条消息就足够让郭子凡消化半天了。

  
  
  
  
  
  

郭子凡看着手机,手指滑动着,最后停在夏之光的电话号码上,自从夏之光出来就没有联系过他,上一次通话还是夏之光入狱前三天,心里突然泛起酸味,有点难受,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还是……

  
  
  
  

“子凡?”


  
  
  
郭子凡回过神来,夏之光已经接通了电话,郭子凡有些懊悔,叹了口气,过了大半天才开口:“光…”


  
  
  

“嗯?有事吗?”夏之光的声音温柔又生疏,郭子凡只觉得心凉了半截,自己刚刚是怎么了。

  
  
  

  
  

“我就看看你还活着了吗。”

  
  
  
  
  
  


听筒那边的人轻笑一声,说:“我很好,一直没去找你是我不对,再过几天…再过几天我就回去。”

  
  
  
  
  
  
  

郭子凡咬住下嘴唇,他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夏之光了,痞痞的夏之光,温柔的夏之光,霸道的夏之光,每个性格都发展到了极端,却又极好的穿插在一起,让人看不出端倪,也让他…深陷其中。

  
  
  
  


“夏之光……”

  
  

“我在。”

  
  
  

“夏之光…”郭子凡软下语气,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连更羞耻的事都做过了,现在依然像情窦初开的少年,委屈涌上心头,郭子凡吸了吸鼻子,眼眶酸酸的,声音也带上层鼻音,“我想你了……”

  
  
  
  


“宝贝儿,别哭啊,我也想你。”

  
  
  
  

“乖,早点睡觉。”

  
  
  

“嘶,夏之光你肉不肉麻?”

  
  
  
  
  

夏之光那边听着乱糟糟的,但声音格外清晰,这一阵倒是又安静了不少。

  
  
  
  

“你早点睡,先挂了。”

  
  
  
  

耳边传来嘟嘟的声响,郭子凡烦躁的扔掉手机,揉了揉眼眶,哭什么,夏之光这种罪犯身份迟早都会把他连带着一个郭家都搭进去,还不如……郭子凡从床上爬起来,心疼的捡起地上的手机,编辑了条信息,才安心的回到床上。

  
  
  
  

他想清除掉夏之光手下的势力,想和夏之光过平常日子,现在完全超出了郭子凡最初的预想范围。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好看的眉宇皱成川字,不知梦到了什么,眼角有清泪划过。

  
  
  
  


夏之光身上带着一股寒气,他接到郭子凡电话时正在人声嘈杂的夜市上,郭子凡那句软软的“我想你了”,要把他的魂都勾没了。

  
  
  
  
  
  
  

丢下正在查找的目标,直接向郭子凡家走去,本想直接翻窗进去,仔细考虑一下,郭子凡背后所做的一切,他还是规规矩矩的摁了门铃又敲了敲门。

  
  
  
  
  
  
  


现在是凌晨,郭子凡刚入睡没一会儿。

  
  
  
  
  

“谁啊?”

  
  
  
  
  

“子凡,惊不惊喜!”

  
  
  
  

郭子凡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着来的人,懒懒地吐出一句:“…回来了。”

  
  
  
  
  
  

就像在家等Alpha回家的Omega一样。

  
  
  
  

夏之光站在门口,本想抱着郭子凡,一想到自己身上满是寒气,他只能张开双臂,打算轻抱一下就结束,谁知郭子凡开了门说了句话便直径走回卧室继续睡觉了。

  
  
  
  
  
  


夏之光自觉的进来,关上门,现在太早了,他脱下外套,也走进卧室,掀开被子从背后搂住郭子凡,兴许是他身上太凉了,郭子凡往旁边挪了挪,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也安心了不少。

  
  
  
  
  

“衣柜里有衣服。”

  
  
  

“滚去洗个澡再上来。”

  
  
  
  

“好。”夏之光亲了亲郭子凡的额头,细微的胡渣蹭的郭子凡忍不住笑了。

  
  
  
  
  
  



浴室传来阵阵水声,郭子凡看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双手交叉在小腹上,脸色有些苍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再睡一会儿。”

  
  
  
  
  

夏之光换上睡衣,再次钻到被窝,把郭子凡搂到怀里,这几个月委屈他了,夏之光想掩饰自己的身份,但频频有人出来捣乱,有人灭了赵磊背后的势力,他却无意中得知这些势力的背后主使是自己怀里的人儿。

  
  
  
  
  



郭子凡在害怕。

  
  
  
  
  

郭子凡闻着夏之光身上的烟草味,缓解了下不适,闭上眼睛又昏沉的睡了过去,兴许是床头灯太温和,夏之光竟觉得郭子凡的五官柔和了不少,是清晨的微光吧。

  
  
  
  
  
  



“只是戏份太多,”夏之光亲了亲郭子凡白净的脸蛋,“别怕。”

  
  
  
  
  
  




郭子凡像做了个梦,他梦到夏之光在他身边,搂着他入睡,这是他这三个月睡得最安稳的。他醒来,屋里只有他一个人,床头柜上有一杯热牛奶,下面压着张字条,熟悉的字体带着烟草香气,让郭子凡意识到这不是梦。

  
  
  
  
  
  

郭子凡收起字条扔到抽屉里,拿着温热的牛奶杯打开门,桌子上放着份双人早餐,太阳蛋上还用番茄酱画了一个笑脸和一个心,培根吐司还是温热的。

  
  
  
  
  
  


夏之光刚走?

  
  
  
  
  
  

郭子凡嚼着嘴里的食物,有些失望。
  
  
  
  
  
  
  
  
  
  


夏之光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次消失在郭子凡的视线里,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郭子凡给他打过电话,他的手机号却已经暂停服务,郭子凡派出去的人也都没了音信,赵磊也没有得到关于夏之光的任何消息。

  
  
  
  
  


他信夏之光吗?



  
信吧。郭子凡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按着遥控器,电视上的节目换来换去,突然郭子凡发现了不对劲,有几个电视台明明互不相干,却同时播放着同一个内容,一个……真人CS现场。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节目中,郭子凡连忙套上件宽松的衣服,反复确认了那几个节目的编号,打了个电话直接开车往现场跑去,是夏之光,他手里的不是仿真枪,是真枪。
  
  
  
  
  
  
  
  





郭子凡急急忙忙赶到现场,64327,是这吧……

  
  

“夏之光!”

  
  
  
  

“夏之光!”郭子凡猜得到地点,却没猜到夏之光的具体位置,他在山林里分不清方向,只能跟着直觉走,“夏之光!”

  
  
  
  

不知不觉间,他凭着运气找到了夏之光。夏之光坐在仓库里,擦着手里的枪,地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你是疯了吗?为什么换掉手机?”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郭少爷。”

  
  
  
  
  
  

“到底是少爷,派过来了不少人,正好,今天留下了几个练练枪。”

  
  
  
  
  
  
  

“夏之光,你就对人命这么不屑吗?”

  
  
  
  
  
  
  

夏之光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沾的灰尘,微微俯身吻了吻郭子凡的唇:“子凡啊,我把命看的比什么也重要。”你的命,比什么也重要。

  
  
  
  
  
  
  
  
  

他说完转身便要离开。郭子凡拉住夏之光,深吸一口气,不能再失败了,这偏僻的地方满是尘土,再几分钟,再过几分钟就好了。

  
  
  
  
  
  
  

夏之光回过头,看到郭子凡扑过来,伸手抱着他搂在怀里,郭子凡直接堵上夏之光的嘴,毫无章法的啃咬着,牵起夏之光的手,来到自己的腹部,带着他轻轻抚摸。

  
  
  
  
  
  

夏之光看着他,眼眸深邃,郭子凡腹部已经隆起了一个弧度,藏在宽松的衣服下,也不容易发现。

  
  
  
  
  
  

“嗯,”郭子凡有些别扭,对上夏之光的眼睛,咬了咬牙还是打算说出来,“是……”
  
  
  
  
  
  
  


“你的孩子。”

  
  
  
  
  
  
  

门外传来车轮摩擦地面的声响,皮靴踩在水泥地上,尘土更是肆意流散,夏之光捂住郭子凡的口鼻,丝毫不畏惧,既然他都让郭子凡来了,没有走的必要。

  
  
  
  
  
  
  

“粉尘对身体不好。”

  
  
  
  
  
  
  



郭子凡趁他不注意,反手夺过夏之光手里的枪,抵在夏之光的额头上,郭子凡的手在颤抖,反倒是夏之光坦然的站在那里,双眸含笑。

  
  
  
  
  
  


“宝贝儿,玩枪会走火的。”

  
  
  
  
  
  
  

孕期的Omega情绪格外丰富,郭子凡咬紧下唇,强迫自己控制住情绪,现在警察大概把场地围起来了,夏之光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夏之光,依你的身份,我们无法在一起。”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只是我没关系,可这关系到整个郭家,我不能至父亲和亲人于不顾。”

  
  
  

夏之光握住郭子凡拿着枪的手,郭子凡的手冰凉凉的,也对,在这种地方郭子凡只穿了一件毛衣套了个外套,夏之光脱下外套,给他披上,现在的郭子凡可不是一个人了。

  
  
  
  
  


“等我。”夏之光握着郭子凡的手腕,将枪別到郭子凡的腰间,“这把枪,你拿着防身,一共十发子弹,应该够你用了。”

  
  
  
  
  


“还有,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找到我的真实身份了。”

  
  
  
  
  

“不用演了。”

  
  
  
  
  
  
  



说罢,夏之光向门口走去,踏着尘土,从容不破,人一旦有了牵挂,便会心神不定,会用尽全力去保护自己的牵挂,即便纵身火海,也在所不辞。

  
  
  
  
  
  


“不许动,举起手来。”

  
  
  
  
  
  

门打开的一瞬间,几十把枪对准了夏之光,红蓝交错的警灯在荒凉的山野越发明显,警笛叫嚣着,在山谷中越显嘈杂。

  
  
  
  
  
  
  
  



夏之光冷笑着,他的第二步动作却是把大门从外面反锁,留下郭子凡一人在里面。

  
  
  
  
  
  

郭子凡透过玻璃,看着门外夏之光站在正中央,丝毫不畏惧,不愧是少将,他瞳孔猛然睁大,警察队伍的人在变少,一分钟已经悄无声息地倒下一半,夏之光果然留了一手。

  
  
  
  
  
  


郭子凡闭上眼睛,盘腿坐到地上,他知道夏之光赢了。

  
  
  
  


“夏之光,我等你。”

  
  
  

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死了。

  
  
  
  


————————THE END————————

  
  
  

【我觉得最后可能有的地方看不懂】
【毕竟是个缩略版】
【我就把点都解释一下】
【应该挺全了】

  
  
  
  
  





1.

夏之光压在牛奶杯下的字条:

  
  

“宝贝儿,别折腾了,等着我自投罗网就是了。”

  

2.
  
64327【纯属瞎编6,4,3,27】

  

六个街区,四号入口,三,山林,二,两点钟方向,七个人。

【七个人不是指夏之光带来了七个人,而是在CS现场参与游戏的一共七个人。】

  

3.
  
夏之光的真实身份:

  
  

军部少将,他的任务是保护郭子凡。
通缉令是假的,美国最高学府毕业的少将是真的。

  
4.

关于初次相遇:第一次一夜情确实是个偶然,第二次相遇也是偶然,后来次次相遇是故意的。

  
  

5.
  

关于这次保护事件:

  
有个组织盯上了郭家,想拿郭子凡开刀,郭家于军部关系密切,军部便派夏之光保护郭子凡。

6.

  
最后死的七个人:

  
不是郭子凡派出去的人,而是之前在各个场合试图谋杀郭子凡的凶手
  
【为了赶快完结,这几个我就全略了】
【如果想看完整版,可以评论,我看情况更】

7.
  

郭子凡的电话是打给赵磊的,他让赵磊带人尽快往现场赶。

  
最后的警车和警察:是对郭家意图不轨的组织人手冒充的。

  
夏之光是早就得到消息了的。

9.

夏之光冒着危险把郭子凡当做诱饵,却在知道郭子凡怀孕的时候后悔了。
  

郭子凡让助理买的避孕药老老实实的在抽屉里,他并没有吃。

  
双手交叉在小腹,脸色难看,忍着什么其实就是在忍着孕吐,郭子凡可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儿,更何况孕吐期基本上过去了。

10.
  

夏之光进监狱,是自愿的。
毁掉会场,一是为了保护郭子凡,二是为了进监狱给意图不轨之人做戏看。

11.
  

关于戏份太多:夏之光演的太明显,演的时间太长,容易出现破绽。

  
  
12.
  
一面之缘,全是夏之光设的套路。
  
  
  

【……还有啥?】
【没了吧?】
  

【9000+完结】

评论(10)
热度(43)
© 懵仛儿 / Powered by LOFTER